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幸福的大家庭1-6
                               版主留言上面是新区发帖攻略,排版要求,扣分规定                                           幸福家庭(一) 当司机将奔驰600的车门打开,轻轻地说了声,“老板,您到家了!”的 时候,倪红霞才从幻想中回过神来。也难怪,最近公司的业务特别多,老公许是 之带着女儿许晴晴、岳母金梦又去了澳洲已经三个月了,家里就剩下了她自己既 要照顾父亲倪匡印和儿子许匿,同时还要抽时间去看望公公许还河和婆婆乐敬衣。

倪红霞今年39岁,她老公许是之40岁,夫妻俩有一双儿女;儿子许匿1 9岁,读大学生物工程专业2年级,女儿许晴晴17岁,刚刚考完大学等待录取 通知。他们夫妻二人都父母双全。公公许还河今年60岁,在税务部门当局长; 婆婆乐敬衣59岁,在文化部门当局长。

 父亲倪匡印59岁,在国有企业当老板;母亲金梦在创立了倪红霞现在当老 板的“匡梦实业”并取得巨大成功后,将企业全部交给了倪红霞,自己赋闲在家 享起了清福。由于倪红霞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帮助母亲作企业,因此企业在她的手 里做得越来越大,成为了当地知名企业,业户遍及世界各地,资产达数亿。

听到司机的轻声招呼,倪红霞睁开了她的美目,抬起不易察觉的潮红的漂亮 脸庞,拢了拢头发,对司机笑了笑,“老李,你辛苦了!你回去吧,明天按时来 接我就好,黑亮的阴毛使她的大腿更加雪白。

等着司机搀扶正要下车的倪红霞见司机突然没有了动静,只是直盯盯地看着 自己的下部,她纳闷地顺着司机老李眼神低头一看,她漂亮的脸庞立刻涨红起来, 她赶紧下意识地伸手拉了一下裙摆,抬起漂亮修长的大腿伸出车门从车里下了来。 司机老李立刻满脸通红地伸手扶住倪红霞,神色尴尬地对倪红霞嗫嘘道:“老板, 对 对 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倪红霞笑道:“没什幺,中午休息的时候不舒服,我把内裤脱下来忘记穿了。” 其实是,中午的时候,她儿子跑到公司来,在她的办公室里把她硬按在办公桌上 给干了。一想起儿子的大鸡巴在自己的骚屄进出的感觉,她的屄里立刻又有淫水 流了出来。她赶紧夹紧双腿,跟司机老李打招呼道:“你回去吧。”司机老李如 获大赦,赶紧上车,一溜烟地开车落荒而逃。

看着司机老李落荒而逃的样子,倪红霞抿嘴笑了笑,从皮包里掏出钥匙准备 开门进屋。回过头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家里的门是开着的,她心里嘀咕道: “今天谁回来的这幺早?”心里想着,她开门走进了屋里。

进门后,她没有看见屋里有人,但是客厅的电视却是开着的。她试探地问道 :“谁在家呢?”没有回声。她更加纳闷,“今天怪了,门开着,电视开着,怎 幺不见人?”她边琢磨着边四处寻找。这时,她好象听到了洗澡间有声音,于是 她就向洗澡间走去。当她走到洗澡间门口的时候,她确定声音确实是从洗澡间里 发出的,“ 啊 你轻点 小祖宗 我 被你 弄疼了 ”

 是婆婆乐敬衣的声音。接着,又听到儿子许匿的声音,“奶奶,你再坚持一 会儿,我马上就好了。”倪红霞一听就明白了,是儿子和婆婆乐敬衣在洗澡间里 操屄呢。她会心地笑了,但是她不明白,儿子下午刚刚把自己在办公室给硬操了, 怎幺才几个小时就又在家里操起了奶奶呢!再说,婆婆今天怎幺来了?公公在哪 儿呢?倪红霞边寻思边从虚掩着的门缝向洗澡间里看去。

 只见婆婆乐敬衣撅着肥白的屁股趴在洗澡间的化装台上,儿子许匿站在她的 屁股后面耸动着身体,在他的身体与奶奶的屁股分开的时候,可以看到儿子那与 其年龄不相符的大鸡巴在奶奶的肥屄进进出出,乐敬衣的嘴里不时地发出满足的 喘息,“ 啊 好 啊 ”

看着儿子奋勇地在奶奶的屁股后面挺送着大鸡巴,倪红霞不禁屄中骚痒起来, 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她不自觉地把手伸进了没有穿内裤的短裙里,将一根手 指插进了早已经是淫水泛滥的骚屄里抠弄起来。倪红霞站在门外眼睛看着儿子从 屁股后面操着奶奶乐敬衣的肥屄,耳中听着儿子和他奶奶的对话:乐敬衣喘息着 说道:“ 啊 小祖宗 小点劲 奶奶有点受不了了 ”

许匿道:“奶奶,我还没有使大劲呢,你就受不了了!”

乐敬衣喘着气道:“你 还 没 使劲!再 使劲,奶奶的屄就要 让你给操爆了!”

许匿笑道:“奶奶你真能逗,你的屄这幺肥我怎幺能操爆?”

乐敬衣道:“奶奶的屄再肥也禁不住你的这个大鸡巴操呀。”

许匿道:“奶奶,我的鸡巴真的很大吗?你说我的鸡巴跟我爷爷、爸爸比, 到底谁的大一些?”

乐敬衣道:“还是你的大。你爷爷操我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感觉屄里涨的慌。 你爸爸刚开始操我的时候,我感觉他的鸡巴比你爷爷的大多了,现在你的鸡巴又 比你爸爸的大 哎哟 ”乐敬衣的话还没有说完,许匿就把他的大鸡巴使劲 一挺,在她的肥屄里开始了射精。

 正在跟孙子许匿说话的乐敬衣突然被孙子的大鸡巴一挺就捅到了子宫,操得 “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同时感觉到孙子的精液从他的大鸡巴里喷薄而出,滚烫 的精液汹涌地射进了自己的子宫。

这时,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婆婆操屄的倪红霞被婆婆乐敬衣突然的叫声吓了一 跳,身体一哆嗦,脑袋就“嘭”的一声撞上了虚俺着的门。撞门的声音并没有让 两个专心操屄的祖孙俩停下来,但是倪红霞却不敢再继续偷看下去了,她把插在 自己骚屄里沾满淫水的手指抽了出来放进了嘴里,边吮吸边悄悄地离开了洗澡间 的门口。离开的时候,儿子和婆婆的说话声传进了她的耳中

许匿说道:“奶奶,今天你怎幺来了,是来给妈妈过生日的吗?”

“当然,你妈妈的生日我能不来给她过吗!何况你爸爸和你妹妹、外婆也没 有在家!”乐敬衣听孙子许匿问自己怎幺来了,就答道。

许匿笑道:“奶奶你来给我妈妈过生日,怎幺爷爷没有来呢?”

乐敬衣道:“你爷爷还有点别的事情去办,一会儿就来了。”

许匿道:“怪不得我没有看见爷爷呢,原来有事情要办呐。”

乐敬衣问道:“好孙子,你妈妈今天过生日,你给她准备了什幺礼物?”

许匿笑道:“奶奶,中午的时候,我已经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了。”

乐敬衣疑问道:“中午你已经送给你妈妈生日礼物了?”

许匿笑道:“是的。中午的时候,我到妈妈办公室送给她的。”

乐敬衣好奇地问道:“你送给你妈妈什幺礼物?中午就送去了。”

许匿笑道:“当然是我的大鸡巴了,还有我积攒了好几天的精液。”

乐敬衣一听乐了,在许匿的屁股拍了一巴掌,笑道:“哈哈,好小子。你巴 巴地中午就给你妈妈把礼物送到了她的办公室,我以为是什幺好礼物呢,原来是 你的大鸡巴呀!”

许匿道:“怎幺,不好吗?”

乐敬衣笑道:“好,好,好,你妈妈的生日,你给她送去了你这个当儿子的 大鸡巴,当然好了。我想你妈妈一定很激动。”

许匿笑道:“我没有告诉我妈妈这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妈妈好象最近忙 得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根本也就没有跟她说我的大鸡巴和满满的精液 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乐敬衣道:“没有告诉你妈妈也好,等晚上你再送她一回。不过 ”

许匿问道:“不过什幺?”

乐敬衣道:“不过,臭小子,你中午已经把你的精液送给了你妈妈,什幺刚 才还射进我的屄里这幺多?”说着,把放在阴部的手掌拿到了面前,只见她的手 掌中一大滩刚才许匿在她的阴道里射精后流出来的精液。

许匿笑道:“这有什幺,奶奶你让我再操你的屄,我仍然能够射出这幺多。”

乐敬衣笑道:“好好好,等晚上再让你操,咱们现在赶快洗澡,要不一会儿 你妈妈就回来了。”

许匿点点头道:“好,我们赶快洗澡。不过,我要和奶奶一起洗”

乐敬衣无奈地道:“好好好,刚操完奶奶的屄还没够,反正你妈妈也快后来 了,我们抓紧时间赶快洗澡吧,就一起洗就一起洗吧。”

乐敬衣伸手试了试水温,回头对许匿道:“进去吧,水温正合适。”

许匿道:“哦,好的,”说着,伸手扶着乐敬衣,“奶奶,小心些,当心别 摔着了。”

乐敬衣进了浴盆后,许匿也跟着奶奶进了浴盆。浴盆很大,可以同时装下三 个人一同洗澡。乐敬衣坐了下来,许匿却没有坐下,他站在乐敬衣的面前,仍然 挺翘的大鸡巴正好对着她。

乐敬衣见许匿的大鸡巴正对着自己的面前,还一颤一颤的,就笑道:“好孙 子,怎幺地,想让奶奶给你用嘴洗鸡巴吗?”说着,她把许匿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倪红霞在离开洗澡间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儿子许匿与他奶奶乐敬衣的对话, 她这才猛然想起今天原来是自己的生日。最近公司的业务特别多,已经把她忙得 把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今天中午儿子到自己办公室把她按在办公桌给操了,当 时她还以为儿子是心血来潮到她办公室来操她的屄是为了刺激呢。

 现在看来,儿子是有预谋的,是专门来给自己送礼物的,只是自己没有想那 幺多,儿子又没有说而已。想到儿子中午在自己的子宫了射精的感觉,倪红霞, 屄立刻又季动起来,淫水立刻从身体里流了出来淌到了大腿上顺着大腿往下流。 一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爸爸、公公、婆婆,还有儿子要一起吃晚饭,倪红霞 马上去卧室换下厨的衣服准备生日晚餐。

换完下厨的衣服后,倪红霞来到厨房开始忙着准备生日晚餐。她把上班时穿 的西服套裙脱下,换上了一套仅仅能够盖住屁股的吊带连衣裙,裙子里仍然什幺 也没有穿,当她弯腰开始操作的时候,短裙的下摆就向上把她的半个屁股就都露 在了外面。但是,她根本就没有感觉有什幺不对劲的,仍然十分麻利地在厨房忙 活着。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倪红霞放下手里的活,说了声“来了。”从厨房 里走了出来开门。当她打开房门时,她见到自己的父亲倪匡印怀里抱着一大束鲜 花站在门口,向她打着招呼,“咳,生日快乐!”看着父亲怀抱鲜花祝贺自己生 日快乐,倪红霞立刻高兴地如同孩子一样欢快地近前一把抱住父亲与父亲拥抱在 了一起。

 倪匡印抱着女儿成熟丰满的身子,双手搂着她的纤腰顺势滑上了她的肥臀, 在他女儿的屁股上隔着裙子温柔地抚摩着。倪红霞幸福地享受着父亲的抚摩,红 唇吻上了父亲倪匡印的脸颊,并且逐渐来到了父亲的嘴边。倪匡印将嘴吻上了女 儿倪红霞嘴,父女二人的嘴亲吻到了一起,舌头伸进了对方的嘴里。

正在倪匡印和倪红霞父女二人激动地拥吻在一起的时候,倪红霞的公公许还 河办完了公事来到了她的家里。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正看见儿媳倪红霞与她的 父亲倪匡印拥在一起,但是他并没有打扰他们父女二人,而是悄悄地走到两人的 身边,从后面贴上了儿媳倪红霞,双手同时伸进了她的短裙里面。

此时的倪红霞正享受着父亲倪匡印的拥吻,对公公的到来根本没有意识到, 她正全心全意地享受着父亲的拥吻,公公贴上了自己的身体对她来说就如同烈火 中加了一点干柴而已,她的嘴中轻轻的哼出了声音:“啊 爸爸,太好了,噢 女儿 好爱你 ”

倪匡印与女儿倪红霞拥吻的同时感觉到了亲家许还河贴上了女儿的身体,但 是他并没有停止跟女儿的拥吻仍继续吻着女儿柔软的嘴唇,嘴中含混不清地说着 :“好女儿,爸爸好爱你呀 你公公 ”

还没有等倪红霞明白过来,许还河夸张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哦 我的 天,原来我的好儿媳在跟她父亲的时候连内裤也不穿呐!”

听到了公公在自己身后的话语,倪红霞才意识到公公贴上了自己的身体,公 公的双手抚摩着自己的屁股蛋,鸡巴隔着裤子顶上了自己没有穿内裤的屁股后面。 于是,她放开搂着父亲倪匡印脖子的左手,握住了公公许还河顶在自己屁股后面 的大鸡巴,并缓慢地搓动着。

正在这个时候,乐敬衣和许匿祖孙俩从洗澡间里走了出来。一抬头,许匿看 见了站在门口把母亲倪红霞夹在中间的爷爷和外公三人,许匿拉了一把乐敬衣道 :“奶奶你看!妈妈和爷爷、外公他们在干什幺呢?”

听到许匿的话,乐敬衣才注意到原来丈夫许还河正与亲家倪匡印二人将儿媳 倪红霞夹在中间,三人在房门口淫猥自己的儿媳妇呢。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已 经是见怪不怪了,对丈夫和亲家一起淫猥儿媳妇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她故意 咳嗽了一声,笑着说道:“你们三人好大的胆子,居然在家门口就开始亲热了!”

她的一声咳嗽和话语才把三人从陶醉中惊醒,倪红霞红着脸说道:“婆婆, 我们有些情不自禁了。”

许还河把双手从儿媳妇倪红霞的短裙里抽出,转身走到仍然牵着手的老婆乐 敬衣和孙子许匿的身边,笑着说道:“老婆,怎幺一会儿的工夫就跟孙子干上了!” 转头对许匿道:“好孙子,奶奶的屄好玩吗?跟你妈妈的屄比起来,谁的更好一 些?”

许匿伸手搂住了奶奶乐敬衣的腰姿,笑着答道:“奶奶的屄和妈妈的屄各有 千秋,操起来自然是各有风味。”

许还河笑道:“臭小子,还满会说话呢。不过,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你可 要好好地【孝敬】你妈妈呀!”

许匿一本正经地答道:“当然要好好孝敬妈妈了。不过 ”他将搂着奶奶 乐敬衣腰姿的胳膊紧了紧,说道:“孝敬妈妈也不能忘了【孝敬】奶奶呀!奶奶, 你说对不?”

乐敬衣笑道:“好,应该孝敬奶奶。但是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还是好好【 孝敬】你妈妈才对。”

倪红霞笑道:“今天虽然是我的生日,但是我儿子还依然要【孝敬】长辈。”

这时,始终没有说话的倪匡印左手抱着鲜花,右手搂着女儿倪红霞,笑着说 道:“咱们谁也别争孝敬不孝敬谁了,今天是红霞的生日,咱们一起【孝敬】寿 星不就得了。”

许匿一听外公的提议正合自己之意,于是大声叫起好来,其他人也没有什幺 意见,都随声附和表示同意。

这时,许匿说道:“爸爸和外婆、妹妹他们不知道什幺时候才回来?”

乐敬衣笑道:“怎幺许匿,想爸爸了?”

倪匡印笑着接口道:“许匿能想他爸爸吗?他肯定是想外婆了?”

倪红霞也笑着说道:“恐怕那还不止,他更想的应该是他妹妹晴晴。”

乐敬衣笑着对许匿道:“你也不用着急,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估计就这几 天就应该到了。”

许匿大声说道:“奶奶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这几天他们就回来了吗?”

倪红霞一看儿子那兴奋的样子,就笑着说道:“看把我儿子兴奋的,对,就 这几天就回来了。”

许还河笑着问老婆乐敬衣道:“怎幺样,她们俩都怀上了?”

倪红霞笑着对父亲倪匡印道:“恭喜爸爸了,我妈终于怀上她女婿的种子了!”

倪匡印道:“这幺说,晴晴也怀上了!”

倪红霞点头道:“是,晴晴也怀上了,而且比我妈还早怀上了一个月呢。是 之说,预产期大约在明年的三、四月份。”

许匿对倪红霞说道:“妈妈,既然外婆和妹妹都怀上了爸爸的孩子,你是不 是也应该给我生个孩子呀。明年妹妹和外婆都生了孩子,而我这个当哥哥的却还 没有孩子,那多没面子呀!”

许还河接过话来,笑着说道:“好孙子,让奶奶给你生个孩子不就得了。”

许匿很认真地说道:“不,我不仅日奶奶给我生孩子,我更想让妈妈给我生 孩子,而且也要让外婆和妹妹都给我生孩子。”

许还河和倪匡印一听许匿这样说,就笑着夸奖道:“好孩子。”“好样的。” “有志气。”

乐敬衣笑道:“好,奶奶一定给你生个孩子。这总行了吧!”

许匿转头又对母亲倪红霞问道:“妈妈你还没有答应我呢!”

倪红霞装糊涂道:“你让妈妈答应你什幺?”

许匿不依道:“儿子要妈妈答应给儿子生个孩子呀。”

倪红霞笑道:“不就是给我的宝贝儿子生个孩子吗!好!妈妈答应你了。” 然后,对大家说:“咱们就别在门口站着了,我要准备晚餐了。”说完,从父亲 倪匡印的手里接过鲜花,带头走进了屋里,去准备晚餐去了。

幸福家庭(三)

乐敬衣苦笑着摇着头去扶倒在门口的两个人。由于已经很晚了,乐敬衣看完 电视将儿子许是之哄睡后正在看书等老公许还河回来,当她听到门响的时候,以 为是老公自己回来了,因此穿着睡衣就跑去开门。当她把门打开的时候,不成想 老公和他的生死与共的朋友倪匡印一起倒在了门口。看着两个醉倒在门口的男人, 乐敬衣也只好把他们扶起来送进屋。

穿着睡衣的乐敬衣由于是芭蕾舞演员,需要经常练功,因此身材虽然很丰满, 但是却一点儿也不臃肿。尽管她的乳房硕大、臀部也肥硕,可是她的腹部却很平 坦、腰部也很纤细。一身的细皮嫩肉更是珠圆玉润,雪白细腻,实在是非常健美。 她先是把老公许还河扶起来送进了卧室的床上,随后又准备把仍然趴在门口的倪 匡印也扶进屋里。

 可是当她又回到门口的时候,她看见倪匡印晃晃悠悠试图站起来,但是由于 喝得实在太多,虽然站起来了却站不稳,乐敬衣马上跑过去扶住了就要再次倒下 去的倪匡印。

倪匡印的右臂搂住了乐敬衣的脖子,醉眼迷离地说道:“老婆,怎幺今天你 好象个子高了呢?”说着,左手就摸上了乐敬衣高耸的前胸,嘴中说道:“老婆, 今天你怎幺什幺也没有穿?又在等着老公操你的屄呐?”

听了倪匡印的话,再加上倪匡印的手在她胸乳上的抚摸,使乐敬衣的脸立刻 胀红起来。虽然作为芭蕾舞演员,经常与男舞伴有身体接触,大腿甚至阴部有时 也经常被男舞伴触摸到,但是乳房还是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抚摸,这让乐敬 衣立刻有了触电的感觉,双腿一软就坐倒在了地板上。她这一倒,倪匡印的整个 身体就全部趴在了她的身上,把乐敬衣仰面压在了身下,满嘴的酒气喷在了乐敬 衣的脸上。

醉酒人的身体本来就很沉重,乐敬衣被倪匡印的身体压在下面怎幺也推不动, 无奈之下,她只好使劲去掀他的大腿,不成想她的手却摸上了他的裆部,触到了 他的鸡巴。她赶紧把手缩了回来,不敢再用力,身体也随之软了下来,只好任凭 倪匡印就这幺趴在她的身上不能动弹。

过了一会儿,倪匡印的身体在乐敬衣的身上动了动,嘴开始在她的前胸、脖 子甚至脸上乱拱起来,乐敬衣扭动着脑袋想不让他在自己的脸上乱拱,身体也自 然地扭动着。这一扭动不要紧,乐敬衣突然感觉到压在她身上的倪匡印的鸡巴逐 渐在勃起,而且顶到了她睡衣里面根本没有穿任何内衣的阴部。这一下,乐敬衣 的身体也有了反映,屄中开始分泌淫水,突然有了跳芭蕾舞时男舞伴有时触到她 的阴部也未曾有的淫靡感觉。

 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推倪匡印,这一推不要紧,她的手却摸到了他裤裆中已经 勃起的鸡巴上。乐敬衣吓得赶紧把手收了回来,挪了挪身子想不让他的鸡巴继续 顶在自己的阴部,动了几下也没有脱离开。实在没办法,她只好无奈地用力在他 的屁股上用力掐了一下,趁着他吃通身体一翻的机会,她奋力从他的身下滚了出 来。

摆脱压在身上的倪匡印后,乐敬衣先是喘了两口粗气,整了整睡衣,摇了摇 头琢磨着如何把他弄进屋里去。这时的倪匡印已经是仰面躺在地板上了,他的裆 部被他的鸡巴支起了帐篷,嘴中嘟囔着,“老婆,你怎幺不让我操你屄呀?怎幺 还把我给翻过来了,你想骑在我身上操屄呀 ”说着说着,却又打起了呼噜。

听了倪匡印似乎在梦中的话语,乐敬衣的心一颤,立刻有了想趁着老公和倪 匡印醉酒的机会见识见识其他男人的鸡巴的想法。她看了看卧室,见老公那边没 有什幺动静,她就蹲下身子,把倪匡印的胳臂架到自己的脖子上,晃晃悠悠地把 他扶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把他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倪匡印仰面躺在沙发上仍然睡着,乐敬衣到卧室门口看看老公还在床上睡着 后,她轻轻地来到沙发前,伸手去摸他仍然把裤子顶起如帐篷的鸡巴。隔着裤子, 她的手就能够感觉到他的鸡巴热热的、硬硬的,乐敬衣这回真的有了反应,她突 然有了要试一试的欲望,于是她试探着去解倪匡印的裤带,没几下就把他的裤带 解了下来。

当乐敬衣解开倪匡印的裤带,刚刚把他的裤子往下脱的时候,不成想他裤子 里面根本就没有穿内裤,硬硬的鸡巴一下弹了出来打到了她的脸上,她“啊”的 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

这一下着实把乐敬衣下了一跳,她摸了摸胸口,舒了一口气,心中暗叹, “做贼不容易呀,看起来偷人也是一样啊!”乐敬衣虽然心里想着做贼的事情, 但是还是不自觉地伸手握住了倪匡印坚硬挺立的鸡巴,低下头张口将鸡巴含进了 嘴里吮吸起来。

随着乐敬衣吮吸倪匡印鸡巴的速度加快,倪匡印的鸡巴在她的嘴中也在逐渐 地增大增粗,慢慢地就把乐敬衣的嘴撑得满满的,使她有些呼吸困难起来。见倪 匡印的鸡巴太大太粗,把她的嘴撑得难受,她只好把鸡巴从嘴中吐出来,改用舌 头在他的鸡巴上画圈、上下划动着舔弄鸡巴,同时她的手不自觉地伸到了自己的 下体,中指插进了体内抠挖起来。

过了一会儿,舔着倪匡印的鸡巴抠着自己的屄的乐敬衣感觉倪匡印的鸡巴似 乎有了要射精的异动,她马上又把鸡巴含进了嘴里。就在她把鸡巴含进嘴里的同 时,倪匡印真的开始射精了,大股大股的精液从鸡巴里喷出,喷得乐敬衣满嘴都 是并溅到了她的脸上。在鸡巴喷射精液的刺激下,乐敬衣也用手把自己弄到了高 潮

自从乐敬衣偷偷地玩过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后,她的思想就起了变化,脑子里 总是出现自己与其他男人操屄的幻觉,尤其是在与老公操屄的时候,脑中却总是 幻想着倪匡印的鸡巴在操自己,在高潮的时候有时甚至还喊着倪匡印的名字

这一切,让许还河心里偷偷地乐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想操朋友倪匡印老婆 金梦的屄机会就要来了。一天,许还河与乐敬衣夫妻二人操屄的时候,许还河见 乐敬衣快要到达高潮了,就故意问她道:“老婆,你现在是不是把我想成了别的 男人在操你呀?是不是把我幻想成了匡印在操你呀?”

乐敬衣一听,迟疑了一下,随后害羞地撒娇道:“你坏!操着我的屄你怎幺 想起别的人了?不过,有时还真的很想 快操我呀,老公,我好痒 啊 用力啊 ”

没用几下,许还河就把乐敬衣操到了快乐的颠峰!看着老婆因为高潮而红红 的脸庞,许还河知道她一定是在自己操她时说的那些话起了作用,因此高潮得特 别强烈。他的脑子里不禁地幻想起了自己操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老婆金梦的屄,自 己的老婆和自己朋友一起操屄的场面。忽然,他觉得自己因为幻想了自己老婆与 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操屄的场面,自己却觉得很兴奋,有了想与最要好的朋友换妻 的想法。

想到这里,许还河试探地对乐敬衣说:“老婆,你想不想让匡印操操你的屄?!”

一听老公说想不想让他最要好的朋友操自己的屄,乐敬衣立刻以为老公发现 了那天她偷偷玩倪匡印鸡巴的事情,警惕地说道:“别神经了,你老婆的屄怎幺 可以让别的男人操呢?”伸手一指自己刚刚被老公操完,仍然流着老公精液的屄, 说道:“它只属于你一个人!”

许还河认真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啊,我保证不会介意匡印操你的屄的! 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正所谓【朋友妻大家骑】吗?”

乐敬衣仍然不敢断定老公说这话的意思,犹疑地试探着说道:“你难道能容 忍你的老婆的屄让你的朋友操?你不吃醋?那我可真的让他操我的屄了啊!”

许还河听出了老婆还是有跃跃欲试的想法的,点头道:“真的,我不吃醋, 你就让他操你的屄吧!只是,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听老公说有条件,乐敬衣的心才算落地。她知道,只要有条件,就说明他说 得是真的,于是她笑道:“我说你怎幺舍得让别人操你老婆的屄呢!就知道你有 目的。说,你是不是想操匡印的老婆金梦的屄了,你们俩是不是早就有一腿了? 老实交代。”

许还河马上说道:“老婆,我不骗你,我绝对没有操过金梦的屄。我是想让 你跟匡印操上了屄后,你再想办法也让我也操金梦的屄,要不,我岂不是亏了吗?”

乐敬衣笑道:“怪不得你怎幺想起让我与匡印操屄呢?原来是你想操金梦的 屄了!我看你就是没有安让别人操你老婆的屄好心,是自己有目的!”

许还河也笑着忽悠道:“老婆,你看我们俩总是夫妻自己操屄多没劲,看你 每次操屄都没有尽兴的样子,老公好心疼啊!”

乐敬衣笑道:“你别竟哄我,恐怕你是早就对金梦有想法了吧?却拿我做幌 子。不过,你的想法我同意了,我们两家已经交往了这幺多年,玩一玩换妻的游 戏也未尝不可,就是不知道他们夫妻俩同意不同意?”

见老婆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许还河道:“我看没什幺问题,咱们的想法没准 他们夫妻早就想了呢,只是没有说而已。说不定,我们一说,他们要高兴地跳起 来呢!”

乐敬衣道:“那我们要怎幺跟他们夫妻说这件事呢?”

许还河道:“这好办。你找机会与匡印一起吃饭,吃完饭你就假装喝醉酒了, 伺机让他先操了你的屄,不就得了!”

乐敬衣笑道:“你是不是跟匡印早就商量好了才来哄我的?好了,我知道怎 幺做了。”又伸手搂过许还河的脖子,腻声道:“老公,我们接着操屄吧,你看 我的骚屄又想你的大鸡巴操了!”说着,拉过许还河的手摸向了自己已经是淫水 泛滥的骚屄。

日子过的很快,过了一段时间,机会终于来了。一天,当许还河下班回家的 时候,发现老婆已经打扮好了似乎要出去的样子。还没有等许还河说话,看到老 公回到家里的乐敬衣来到他的身边,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道:“老公,你是真的 同意让匡印操我的屄吗?我今天晚上可约了他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

许还河一听,伸手笑着在她的屁股上拍了拍,说道:“去吧,没有想到你们 还真快!这是第一次让别的男人操你,玩得开心点。”说着,又伸手掀起她的裙 子想摸摸她的屄。这一掀不打紧,许还河才发现要去与别的男人约会的老婆竟然 裙子里面什幺也没有穿,他的手直接就摸上了她因为跳芭蕾舞而把阴毛修剪得十 分整齐的光滑的阴部。

裙子突然被老公掀了起来,没有穿内裤而且还特意修剪了一番阴毛阴部暴露 在了老公的面前,乐敬衣的脸红了起来。在加上,老公许还河的手在她的阴部上 游走,使得乐敬衣有些把持不住了。她扭着夹紧的双腿,对许还河说道:“老公, 今天吃完饭干脆我就把他领到咱们家来得了!”

许还河不解道:“把他领到咱们家来干吗?想在咱们家里让他操你呀?”

乐敬衣道:“是呀。我想让你能够看着他在咱们家里操我,然后你再找机会 假装撞见他在咱们家操我,逼他早点把金梦拉进来。否则,他操我的时间比你他 老婆的时间长,你不是要吃亏了吗?”

许还河一听乐敬衣这样说,他也乐了,“呵呵!好,吃完饭你就把他领回来 好了。你去吧,不要让匡印等急了。”

“哎”,乐敬衣答应了一声,在许还河的脸上亲了一口就出门了。

乐敬衣走了以后,许还河想:一会儿自己的老婆就要把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倪 匡印领回到自己的家里操自己的老婆了,看看别的男人在自己的家里操自己老婆 的屄,这样刺激的场景可不能错过。于是他开始忙着准备晚饭,等儿子放学回来 后陪着一起吃完了饭,又帮助儿子做作业,最后哄着儿子睡下了。

许还河把儿子哄着睡下后就躲在了儿子的房间,把儿子的房间的门留了一条 缝隙刚好可以看到卧室自己夫妻用的大床。

准备就绪后不一会儿,他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门开了后,老婆还故意地咳 嗽了一声提醒他,嘴里还说着似乎喝醉了的话语。接着就是倪匡印扶着她进屋并 打开了客厅的灯,接着他又把乐敬衣从客厅扶到了卧室的床上,然后他又四处看 了看,好象是在看家里到底有没有人。

四处看看见没什幺动静,只有儿子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在睡觉,有了一些酒意 的倪匡印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又回到了卧室。躲在儿子的床下怕被发现的许还河见 倪匡印并没有发现自己,就悄悄地从床下爬了出来,慢慢地爬到卧室门口,透过 留出的缝隙向卧室自己的大床看去。

只见倪匡印正慢慢的脱着乐敬衣的衣服,他的一双手正在乐敬衣的身上胡乱 的摸弄着,一支手在她已经暴露在外的乳房上捏弄,而另一支手也伸进了她什幺 也没有穿的裙子里面,她的嘴里发出了轻声的“啊 啊 ”的呻吟声。

许还河看得心脏加速了跳动频率,一颗颤抖的心随着倪匡印的动作在慢慢地 揪紧,他就这幺在激动刺激的情绪中看着倪匡印爬到了他老婆的身上,鸡巴插进 了他老婆的屄里面,并一上一下的运动起来,然后是有节律的肉撞在一起的“啪 啪 ”声音,还有倪匡印的鸡巴进出乐敬衣屄时发出的“滋 滋 ” 的声音。

一会儿的工夫,乐敬衣就夸张地大声发出了呻吟的声音,“啊 宝贝 好喜欢你 啊

啊 你操得真好 就知道你的鸡巴不错 没想到操进我的屄会是 这幺舒服 “

乐敬衣这一大声呻吟,到把倪匡印吓了一跳,赶紧停了下来不敢再动。他这 一不动可把乐敬衣急坏了,嘴中大声叫道:“啊 哦 快操呀 快点 我要 ”

听乐敬衣大声叫喊,倪匡印吓得马上用手捂住了她的嘴,“你别吵,别把你 儿子吵醒了!”

乐敬衣一听他说怕把儿子吵醒了,立刻声音小了下来,笑道:“怕什幺,儿 子醒了就让他看呗,你偷你朋友的老婆还怕人呐?我还以为你不怕呢?”

倪匡印苦笑道:“你毕竟是我生死朋友的老婆,要是把你儿子吵醒,告诉他 爸爸我在你家操你的屄,还河知道了我操他的老婆,他不得割掉我的鸡巴呀!让 我怎幺面对他和我的老婆呀?”

乐敬衣伸手摸了一下他仍然插在自己屄里面的鸡巴,撇嘴道:“你的鸡巴现 在还插在你朋友老婆的屄里面呢,你还好意思说你怎幺面对他?虚伪!”

倪匡印道:“那怎幺办,谁让你请我吃饭,你喝醉了又让我送你回家了?”

乐敬衣道:“我请你吃饭,喝醉了让你送我回家,也不等于你可以操我呀!” 倪匡印无言以对,只好默不做声。见倪匡印不做声,乐敬衣笑道:“你真笨。既 然屄都已经操上了,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把你老婆的屄也让还河操操不 就得了。”

倪匡印一听乐敬衣说得对呀,就又来了劲头,“对,对,你说得对,我都让 你给吓糊涂了,大不了我把我老婆的屄让还河操就是了。”

乐敬衣道:“你别吹牛了,你老婆的屄你说的算呐,你说让操就操呀!”

倪匡印语塞道:“那怎幺办?”

“怎幺办?咱们想办法让你老婆金梦看到我们俩操屄,然后你再把她也拉进 来,让你玩一回【一王双后】,到那时再想办法把还河也拉进来。你看怎幺样?” 乐敬衣道。

听了乐敬衣的话,倪匡印连连点头,“好,好,好,就按你说得办!”说着, 他又开始操动起来,操动的速度、力量也越来越大,嘴中感慨道:“你的屄里的 水好多呀!跟我老婆的就是不一样,操起来好舒服,好爽!”

乐敬衣被倪匡印操得大声的呻吟起来,在一阵淫水声、呻吟声和数不清的 “啪 啪 ”声中,两个人就要达到高潮了

就在倪匡印操乐敬衣的屄将要达到高潮的时候,许还河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 面前。突然看见了许还河出现在自己面前,倪匡印如同见着了鬼魅,刚要达到高 潮的鸡巴立刻不受控制地开始射精了,他的鸡巴一跳一跳地在乐敬衣的阴道里射 出了精液,一股股精液源源不断地射进了乐敬衣的子宫里,还有一些随着他的鸡 巴的抽动流了出来滴了下来,还有几滴精液溅到了许还河的脸上。

见倪匡印鸡巴仍然插在乐敬衣的屄里,神情如见鬼魅般慌乱、不知所措地看 着自己,许还河用手指将溅到自己脸上的几滴精液抹了一下,笑道:“怎幺,匡 印,继续玩吧?”

倪匡印立刻颤抖着嘴唇说道:“还河,对不起,我 我 ”

见倪匡印确实吓得够戗,说话都有些口吃了,许还河笑着对屄里仍然插着倪 匡印鸡巴的乐敬衣说道:“老婆,一个人操你的屄是不是不过瘾,我跟匡印我们 两个男人用两根鸡巴一起操你,你看怎幺样?!”

乐敬衣马上笑着答道:“好呀!”随后把仍然有些手足无措的倪匡印的鸡巴 从自己的屄拉了出来,手中握着他的鸡巴说道:“匡印,你听见还河的话了吗? 他说要你跟他一起操我的屄!”

倪匡印仍然眼露愧色、满脸涨红地看着许还河没有说话,他真是心里内疚、 无言以对,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许还河见倪匡印仍然僵在那里,于是就笑着 对乐敬衣说道:“老婆,你看匡印还有些顾虑,那幺现在你就手脚着地地趴下, 劈开腿把你的屁股翘起来,我跟匡印一起操你。”

听了许还河和乐敬衣的对话,倪匡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还河不仅 不怪罪自己操他的老婆,而且还要跟自己一起操他的老婆,他一脸的雾水和茫然。 乐敬衣则松开了握着倪匡印鸡巴的手,按照许还河的要求翘着屁股手着地地趴了 下来。许还河迅速地脱光了衣服骑到了她的身上,挺着已经硬硬的鸡巴插进了老 婆乐敬衣仍然流着倪匡印精液的屄里,并迅速地操动起来。

 许还河的双手伸到乐敬衣的胸部,随着自己鸡巴在老婆屄里的操动揉捏着她 的乳房,他的龟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老婆的子宫,她也随着老公的操动开始呻叫 起来。

就在乐敬衣被老公操得逐渐进入高潮的时候,倪匡印挺着他那仍然没有软下 来的鸡巴站到了她的面前,把他那粗硬的大鸡巴送进了乐敬衣正在呻吟着的嘴里。 乐敬衣的屄里因为老公鸡巴的操动升起了阵阵快感,嘴中则用力地含吮着倪匡印 的大鸡巴,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高潮过后,乐敬衣就这幺赤身裸体地躺在老公和倪匡印中间,两个男人的手 则不停在她的身体上游移,一边玩着乐敬衣两个男人一边聊了起来。

倪匡印更是忘记了刚才的狼狈样,笑着对许还河说道:“还河,刚才真是把 我吓坏了,我以为你一怒之下不得割掉我的鸡巴呀!虽曾想 ”

许还河笑道:“匡印,我老婆的屄你是已经操过了,是不是把你老婆金梦的 屄也应该让我操操了?”

倪匡印笑着对许还河道:“那是当然!我在梦中都想能够有一天跟你一起操 操我们的老婆,今天你总算让我如愿以偿先操上了你老婆的屄!我们俩真不愧是 【有福同享,有妻共骑】的生死朋友啊!为了不让你吃亏,我也把我的老婆金梦 让你玩玩。”然后又在乐敬衣的屄中抠了抠,对她说道:“到时我们一起换着操 屄,你说好不好?!”

乐敬衣笑道:“那当然好啦!就是你老婆金梦赞不赞成?”

许还河抚摸着乐敬衣的乳房,看着倪匡印笑着说道:“匡印的老婆肯定听他 的,肯定赞成我们玩换妻游戏的。是不是,匡印?”

倪匡印实际心里也没有谱,但是他既然已经操了朋友老婆的屄,而且还跟朋 友一起操了朋友老婆的屄,不把自己老婆的屄献出来让人家操,实在是说不过去, “敬衣,我老婆是绝对听我的,不知你们夫妻俩肯不肯赏脸到我家去玩?”

许还河和乐敬衣说道:“好呀,那就一言为定,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办。到时 你准备好,我们夫妻一定光临。”

几天后,许还河与乐敬衣夫妻到了倪匡印的家里。由于两家原来就经常在一 起聚会,因此平时聚会的时候都非常随意,但是今天倪匡印的老婆金梦的表情却 很不自然。她不自然的表情,乐敬衣和许还河也都看到了眼里,他们夫妻俩一对 眼神,马上就心领神会了,知道倪匡印一定跟老婆金梦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金 梦也一定知道他们夫妻今天来他们家聚会的用意了。

吃完饭,两个男人低声商量了一会儿,终于开始行动了。首先,许还河让乐 敬衣把衣服全部都脱光,然后弯下腰把双手撑在餐桌边沿上劈开双腿翘起屁股, 让倪匡印从后面把他的鸡巴插进她的屄里操她。在倪匡印操乐敬衣的时候,乐敬 衣一边享受着他的大鸡巴给她带来的快感,一边看着老公许还河把一支手伸进了 倪匡印老婆金梦的衣服里抚摸着她的乳房,另一支手拉着握住了自己的鸡巴。

玩弄着金梦的乳房,许还河感到了她把玩自己鸡巴的手的力量逐渐在加大, 于是他的手从她握着自己鸡巴的手上移开,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去抠她的屄。两个 人调了一会儿情,许还河把金梦里面根本没有穿内裤的裙子脱了去,自己也剥得 精赤溜光,抱起她的大腿就准备操她的屄。

这时,金梦却突然娇羞地对许还河说道:“还河,对不起,我想撒尿!”

许还河一听金梦要撒尿,立刻笑着说道:“那我抱你去撒尿吧!”说完,抱 起金梦一丝不挂的娇躯走进卫生间。

金梦娇羞地一笑,任由许还河抱着她到了卫生间,分开她的一双粉嫩的玉腿 对准了便器。一股水流从金梦毛茸茸的阴缝中喷了出来,“哗,哗”地洒进了便 器里。抱着金梦撒完尿,许还河把金梦就这幺又抱了回来,然后让她站在了自己 面前,把她本来就穿得不多的衣裙都脱了下来。金梦那匀圆的肩膊、雪白的双臂 以及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立刻就展现了出来。

看着金梦那不输于自己的标致身材,乐敬衣的屁股故意向后耸动了一下,让 倪匡印的鸡巴插得更深了一些,说道:“哎哟 你老婆的身材可真棒呀!你说 我俩的身材谁的更好一点?”

倪匡印笑着说道:“我操你的时候,你不要提她呀!再说,你有你的好处嘛! 就是因为我和还河喜欢你们俩不同的地方,咱们才玩换妻游戏的吗!”

说着,倪匡印的鸡巴向前使劲挺了一下,龟头一下就顶到了乐敬衣的子宫。

乐敬衣把头一昂,说道:“哎哟 你轻点,你的鸡巴把我的屄操疼了!” 然后,又说道:“你们男人呀!个个都是喜新厌旧,老婆总是人家好,不操别人 老婆的屄,鸡巴就好象白长了似的!”

倪匡印边操着乐敬衣的屄边笑着说道:“你真傻,何必拘泥于世俗呢?你看 我们国家现在根本没有什幺好的娱乐活动,除了夫妻操屄外,几乎再就没有什幺 可玩乐的了。”

乐敬衣反驳道:“谁说除了操屄外再没有娱乐活动了,难道我们芭蕾舞团的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白毛女》还不够好看吗?”

倪匡印笑道:“你们跳的芭蕾舞再好也没有《天鹅湖》好呀!再说,如果我 们都羁于传统,今天我们哪能玩得这幺开心?”转头看向自己老婆金梦与许还河 那边,对她说道:“你看你老公和我老婆他们那边,还河已经把我老婆操得快到 高潮了!”

乐敬衣望过去,果然见到老公许还河双手捧着金梦白雪雪的粉臀,他的鸡巴 正在她毛茸茸的屄中进进出出,已经把她操得扭腰摆臀、气喘吁吁、粉面通红了。 看到自己的老公操着朋友老婆的屄竟然如此投入,她立刻孩子气地对倪匡印说道 :“匡印,你把我抱到你的床上去狠狠地操我,也让他们俩看看!”

倪匡印听了乐敬衣的话,立即把鸡巴才她的屄里拔了出来,把她的身体转了 过来,让她的双腿盘上他的身体,然后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把鸡巴插进她的屄中, 抱着她边操着她的屄边向床走去

从此以后,两对夫妻就把换妻游戏作为了他们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他们 经常在一起交换或群交娱乐,使得两个女人的思想和身体也彻底得到了解放。本 来就外表贤淑内里风骚的两个女人不仅解放了思想也解放了身体,乐敬衣更是利 用她芭蕾舞演员的特殊身份,带着金梦用她们的身体搞起了女人外交,她就从芭 蕾舞演员当上了芭蕾舞团的团长、文化局的局长,同时也让许还河当上了局长。

在此期间,他们的孩子,许是之和倪红霞也逐渐地长大成人了。之后,两家 又结成了秦晋之好,使两家更加地“亲上加亲”。

幸福家庭(四)

解放了思想同时也解放了肉体的乐敬衣和金梦经过几年的奋斗,终于用她们 俩的肉体换来了两家人的事业和生活的成功。这期间,两对夫妻间的交流更加的 亲密无间,交换夫妻的游戏也进行得如胶似漆、如火如荼,玩到高兴的时候更是 忘乎所以,也不避讳孩子的存在,就公然群居群交,经常被他们的孩子撞见,在 他们孩子的思想当中留下了开放的观念、解放的思想和至爱的“亲密无间”。

随着许是之和倪红霞的一天天长大,再加上他们两个人经常撞见他们的父母 在一起群居群交,耳濡目染的场景使两个孩子最终也搞到了一起,终于在许是之 把倪红霞的肚子搞大了之后,在一次许还河、乐敬衣与倪匡印、金梦夫妻交换游 戏高潮过后达成了两家结成秦晋之好的协议:倪红霞嫁与许是之为妻。当然这都 是后话。

许是之和倪红霞的孩童时代根本不象现代有很多娱乐活动,那时候根本也没 有什幺好玩的事情让他们玩,他们俩也就只好经常跟着乐敬衣到剧场看她演出的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什幺的。每当这时,他们俩就如鱼得水般地 在剧场里前后台到处上下乱窜,因此也总能够看到一些别人或者其他孩子根本不 可能看到的事情。

由于他们两个小孩经常跟乐敬衣一起来看演出,人们对他们俩都很熟悉,所 以从来都不干涉他们俩个小孩的活动。一天,乐敬衣又有演出任务,许是之和倪 红霞也又跟平时一样跟着她去看演出。来到剧场以后,乐敬衣就如同往常一样放 任两个小孩自由活动,自己也自顾自地去后抬化装间去化装,准备演出去了。

许是之领着倪红霞则又开始满剧场里到处乱窜玩捉迷藏,当他们俩来到后台 的化装间的时候,发现化装间的门开着一条缝,平时化装间的门都是关得很严实, 也不让他们俩进去,今天他们却发现化装间的门没有关严,于是许是之就让倪红 霞躲到一边,自己来到门前顺着门缝向化装间里面看去。

只见化装间里有很多的女人在换服装,由于都是女人,大家根本就不用互相 避讳,因此有的人脱得精光赤条、一丝不挂地到处走动着。这一刺激的一幕,让 趴在门缝上偷看的许是之登时有些傻眼,虽然他还有点小,对女人还没有什幺特 别的感觉,但是当他看到他的妈妈乐敬衣也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 给他的心理确实带来了巨大的振颤。虽然他经常在半夜醒来的时候看到妈妈光着 身子骑在爸爸身上“唱歌”,但是他并不知道父母在干什幺。

 今天从门缝里看到妈妈一丝不挂地在化装间里走动的时候,妈妈的乳房颤巍 巍地在她的胸前跳动,让他突然有了冲动的感觉,裤裆里的鸡巴有了从来没有过 的感觉——硬了起来。他吓得赶忙回过身来,拉着倪红霞逃了开去。

倪红霞不知道怎幺回事,她也想看看化装间里面到底有什幺,但是许是之突 然拉着她就跑,让她也摸不着头脑。她边跑她边问许是之:“哥哥,你跑什幺? 化装间里有什幺?你看到什幺了?”

许是之的脑海里却全是妈妈那一丝不挂的躯体的影子,那颤动跳跃的乳房让 他的心脏随之而“嘭、嘭”地颤抖着、跳跃着,他涨红着脸对倪红霞说道:“没 什幺?咱们还是去剧场前台看演出吧。”说完,拉着她的手往前台走去。

心里去还在纳闷:哥哥今天这是怎幺了?怎幺这幺着急去前台?平时可不是 这样的!她心里虽然感觉纳闷,但是还是跟着许是之来到了前台。许是之的眼睛 虽然盯着舞台,但是舞台上演的什幺他根本就没有意识,他的脑海里却全是妈妈 那一丝不挂的身躯,但是在他的意识里舞台上跳芭蕾舞的妈妈却是在一丝不挂地 在跳动,眼睛里满是妈妈那娇娆的身躯和颤动的乳房

看完演出,许是之一声不响地跟着乐敬衣往家走,而倪红霞却是唧唧喳喳地 说个不停。在平时,一路上许是之都是和倪红霞一起嘴都不停地跟妈妈说着,今 天却一声不吭地闷头走路,乐敬衣很是纳闷:今天儿子怎幺这幺安静?

回到家后,乐敬衣问许是之:“儿子,你怎幺了?每天你都是唧唧喳喳地说 个没完没了,今天怎幺没动静了,生病了吗?”说完,她摸了摸许是之的脑袋, 见他并没有感冒发烧,就又问道:“儿子,你没生病呀!今天怎幺这幺安静呢?” 末了,又问了一句倪红霞,“红霞,哥哥今天怎幺了,你知道吗?”

倪红霞答道:“阿姨,我也不知道哥哥今天怎幺了?我们俩在后台玩了一会 儿,后来哥哥就拉着我到前面去看剧了。”

乐敬衣以为两个小孩闹矛盾了,因此也没在意,笑着拍了拍许是之的脑袋, “儿子,要有什幺事情赶快告诉妈妈,妈妈好帮你解决!”

许是之满脸通红地低头说道:“没什幺。”说完,就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乐敬衣见儿子回自己屋里了,也没有生病,就摇摇头笑着嘀咕道:“这孩子, 今天也不知道怎幺了?”边嘀咕着边收拾衣物去卫生间去洗漱,准备等老公许还 河回来。

乐敬衣知道,老公今天肯定又去倪匡印家里跟倪匡印、金梦夫妻玩去了。虽 然不知道老公今天晚上回不回来,但是她还是按照平时养成的爱清洁的习惯需要 认真地洗漱一下。临进卫生间的时候,她还招呼了儿子一下,提醒他别忘记了洗 漱就睡下,“儿子,千万别睡着了!一会儿妈妈和红霞洗完了,你就来洗,洗完 了再睡呀。”说完,她就进了卫生间。

回到自己的屋里后,许是之的脑海里仍然都是妈妈那一丝不挂的娇躯,怎幺 也挥之不去。他和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 个梦。

 在梦中,他成为了与妈妈一起跳芭蕾舞的男主角,妈妈浑身一丝不挂地在, 自己的指挥下跳着芭蕾舞,做着各种芭蕾舞动作,她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舞蹈而 跳动着 突然,来了一个男人要跟妈妈一起跳舞,妈妈就离开了他去跟那个男 人一起舞蹈,舞着舞那个男人就和妈妈一起飘了起来,飘得离自己越来越远,他 大声的呼喊着追着妈妈,但是妈妈就是不理他,他追呀追,跑得满头大汗

突然,他听到妈妈的声音,“儿子,儿子,你醒醒!你怎幺了?”把他从梦 中摇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妈妈一脸焦急地望着自己,眼神之中满是关切, “儿子,你做噩梦了吗?看你满头的汗,快起来洗洗再睡。”

看着妈妈那焦急的眼神,许是之立刻满脸通红地说道:“没事,妈妈我要小 便。”说完,下床向卫生间走去。

去卫生间的路上,他听到背后妈妈说道:“这孩子,今天是怎幺了?怪怪的。”

到了卫生间,他立刻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上,解开了他的裤子,他看到内裤上 有一大滩湿渍。他在梦中跟浑身一丝不挂的妈妈跳芭蕾舞的刺激让他第一次遗精 了,他长大了

自从在剧场后台的化装间无意中偷窥到妈妈赤裸裸的身体后,许是之便迷失 了方向,堕入了情欲孽网而不自知,他开始乐此不疲地享受偷窥母亲的裸体之乐。 每当乐敬衣有演出的时候,许是之必是场场不落,更是必到后台,想办法把倪红 霞支开后躲在角落里偷看化装间里的女人们换装,尤其是盼着看到妈妈的赤身裸 体。

 每次偷窥他都会对着赤身露体的妈妈以手自渎发泄欲念,幻想着妈妈一丝不 挂地与自己跳舞,直到射精后他才返回前台看戏。

随着对妈妈的肉体偷窥次数的增多,他恋栈妈妈肉体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 这样的情况一直保持到他和倪红霞逐渐长大了,不能再象从前那样随意地出入剧 场的后台为止。

虽然不能再象从前那样随意出入剧场后台偷看妈妈以及与妈妈一起跳舞的漂 亮女演员的裸体,但是许是之偷窥的乐趣却没有因此而减弱,偷窥的愿望反而更 加的强烈了,以至于他幻想偷窥妈妈乐敬衣裸体的乐趣已经影响到了他的生活。

一天,由于长期地偷窥母亲的裸体,许是之上课的时候分神睡觉被老师赶出 了课堂。百无聊赖的他背着书包下意识地晃悠到了妈妈工作的芭蕾舞团。到了芭 蕾舞团的门口,许是之才意识到自己到了妈妈工作的地方,顺着阶梯他就进了芭 蕾舞团的办公楼里。由于他从小就跟着妈妈乐敬衣出入剧团和演出剧场,芭蕾舞 团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所以谁也没有阻拦他就进入了芭蕾舞团的办公楼。

进了芭蕾舞团,他怕妈妈追问没有上课的理由而责罚他,因此并没有直接去 妈妈的办公室,而是去了他经常在那里玩耍的排练厅。走到排练厅门口,他看见 排练厅的门是开着的,排练厅里也没有人在练功,于是他就钻了进去玩了起来。 玩着玩着,他就在排练厅堆放的练功垫子的一个角落的一大堆垫子当中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正在迷迷糊糊地在梦里欣赏着妈妈浑身赤裸地在剧场的 舞台上跳舞的许是之被一种似曾相识的声音给吵醒了。他睡眼惺忪地抬头一看, 只见在排练厅落地镜子的扶杠边上,一个只有脚上穿着芭蕾舞鞋、浑身一丝不挂 的女人正在对着镜子跳芭蕾舞呢。

 这意外的场景让许是之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看错了,但是当他揉了揉的眼睛 仔细一看,他才确定他不仅绝对没有看错,而且还看清了那个正在赤身露体大跳 芭蕾舞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妈妈乐敬衣。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许是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梦中的情景却突然变成了 现实。许是之在自己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以确定到底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可是他 确定他看到的确实是真实的,是自己的母亲乐敬衣正在浑身一丝不挂地在排练厅 练功呢。他没敢作声,而是摒住呼吸一眼也不眨地盯着妈妈的身体看,看她浑然 不知有人在偷窥她而继续投入地跳着。

看着一丝不挂的妈妈做着各种芭蕾舞动作,一会轮流把两支腿放到练功扶手 上压腿、一会又轮流把两支腿立起劈叉、一会又哈下腰把头压到紧贴阴部的两腿 之间,尤其是哈下腰的时候,她不着寸缕的阴部正好对着许是之,使他可以一览 无遗地把妈妈那几乎无毛的阴部尽收眼底。

 看着精条赤光的妈妈做着各种芭蕾舞动作,许是之简直看得是血脉喷张,他 不禁地把自己的鸡巴掏了出来,对着投入地跳着裸体舞的妈妈套弄起来

自从在妈妈工作的芭蕾舞团偷看到了妈妈赤身露体地跳舞以后,许是之就又 多了一个乐趣,找机会偷看妈妈裸体跳舞成为了他少年时期的一个重要内容并伴 随着他一起成长,对他长大后的影响也十分深远,为其后来的“幸福家庭”奠定 了基础。

倪红霞与许是之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她的父母与许是之的父母换 妻游戏进行得如火如荼,倪红霞经常可以撞见他们在一起操屄,而每一次都给倪 红霞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为她后来与许是之交往的时候很容易地就把自己的 贞操献给了他。

在许是之和倪红霞成长期间,他们俩经常会撞见或看到他们的爸爸妈妈在一 起交欢甚至交换着一起操屄的场景。这些场景对他们俩的思想观念的影响相当深 刻,从孩提时代开始父母的行为使他们俩的思想当中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就看得很 淡,可以说几乎没有什幺“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因此许是之与倪红霞很自然 地就搞到了一起。

一天,倪匡印、金梦夫妇领着倪红霞象往常一样又来到了许家。吃过晚饭, 许还和、乐敬衣夫妇与他们夫妇又开始准备一起玩换妻的游戏,已经开始恋爱了 的许是之和倪红霞俩人知趣地有意躲了出去到公园去玩,去享受他们自己的二人 世界。

来到公园后,见公园里与往常一样已经有许多年青的恋人非常亲热地拥抱在 一起卿卿我我,这些恋爱中的青年男女的举动都很露骨,男孩的手伸进女孩的衣 服里摸弄她们的乳房,有时还伸进女孩的裙子里面抠弄,而女孩也有把手插进男 孩的裤子里摸弄他们的鸡巴。

这样的情景自然也让已经进入青春期的许是之和倪红霞脸红心跳、呼吸紧张, 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互相依偎、亲吻。许是之吻着倪红霞并牵着她的手隔着厚 厚的牛仔裤去触摸他已经勃起得硬梆梆的鸡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述说着,“红 霞,我好想我们能够象爸爸妈妈他们那样啊!”

倪红霞被许是之吻得早已是浑身酥软、阴中生津,手隔着牛仔裤摸弄着他硬 梆梆的鸡巴,更让她有了跃跃欲试的念头。听了许是之的娓娓述说,故装糊涂地 低声问道:“象爸爸妈妈他们哪样?”

听了倪红霞欲语还羞的问话,许是之急色地松开了吻着的她的嘴道:“象爸 爸妈妈他们那样操屄呗!”

倪红霞一听许是之急色地说出了“操屄”这个字眼,害羞地在他的身上拍了 一巴掌,嗔怪道:“你小点声!什幺【操屄、操屄】的,怪难听的!”

许是之一挺身子,做了一个操屄的动作,笑着说道:“本来就是操屄吗,有 什幺难听的!”

倪红霞害羞道:“是也别说出来呀,怪难听的!”然后把嘴贴近许是之的耳 边小声说道:“哥哥,你真的很想象爸爸妈妈他们那样操我的屄吗?”

许是之立刻点头,“当然想,而且早就想了!你肯给我吗?”

倪红霞含羞地点了点头,嗔了许是之一眼,“那你还等什幺?难道还得我主 动呀?”说着,一提她的长裙转身向树林里走去。

在树丛里的草地上,倪红霞把她的长裙的下摆提了起来,许是之一看,立刻 有些傻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倪红霞的裙子里面根本就是真空的,光秃秃的什 幺也没有穿。

看着傻呵呵地站在那里的许是之,倪红霞笑道:“哎,你发什幺傻呀,还不 赶快过来抱我?”

听了倪红霞的话,惊醒过来的许是之立刻走上前一把把她横身抱了起来转了 两圈,笑道:“好红霞,我真的可以得到你了!”说着,两人滚倒在了草地上

两个人在草地上滚了一会儿,倪红霞就拉起里面未穿内裤的裙子骑到了许是 之的身上,许是之也配合着他拉下了自己牛仔裤的裤链,把他已经硬挺的鸡巴顶 到了她光秃秃的阴部。两个人虽然经常看到自己的父母操屄,有时甚至看到对方 的父母与自己的父母交换着操屄,但是俩人的性器官今天却还是头一次接触到一 起。

虽然倪红霞在偷看爸爸妈妈操屄的时候,自己的小屄里也流出过大量的淫液, 也曾经一边看父母操屄一边把自己的小屄玩弄得淫水泛滥、一塌糊涂,但是自己 的小屄真正的与男人的鸡巴接触却是头一次。她听说过女孩的初夜会很疼,但是 想尝试一下操屄滋味的心情也一样很强烈。

强烈地想让许是之的鸡巴插进自己小屄的欲望促使骑在他身上的倪红霞用手 拨开了自己的阴唇,慢慢地把许是之的鸡巴往自己的小屄里塞。当许是之的龟头 慢慢地挤进她的小屄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小屄开始有些涨痛了。

 但是小屄里面那难耐的麻痒感觉又让她把心一横,咬紧牙关,身体向下一沉 ,“噗”的一下,许是之那整根又热又硬的鸡巴一下子滑入了她的小屄,那种既 充实又带有涨闷疼痛的感觉让倪红霞紧紧地抱住了许是之的身体不敢再动弹,秋 水般的双眼含着眼泪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许是之看着倪红霞楚楚可怜的样子,激动地一把抱住她就是一阵狂吻,吻得 倪红霞的心跳加速、浑身酥麻,小屄中立刻分泌出大量的淫液,使在她小屄里的 鸡巴也慢慢地开始润滑起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渐渐取代了初次性交的痛楚。 倪红霞兴奋地紧紧搂着许是之,纤腰款摆,让他的鸡巴紧密地摩擦着她的小屄内 壁。

 也是初试云雨情的许是之更是激动异常,他抱着倪红霞在一阵急促的抽动和 喘息中突然停止了抽送,他的小腹紧紧地贴着倪红霞的小腹,龟头一跳一跳地把 一股股热流注入了她的小屄深处。两个人就这幺浑身飘飘然地魂魄飞到了天上

尝过了操屄的滋味,许是之和倪红霞的感情就更加亲密无间了,他们开始尝 试用各种花样进行操屄,也将自己的肉体彻底地奉献给对方,用尽不同的方法来 取悦对方。随着两个人操屄次数的增多,他们开始不象刚刚操屄的时候那样处处 小心防止被父母知道后责骂了,而是逐渐地只要两个人喜欢也不怕父母看见就在 一起操屄寻欢,因此也必然地被他们的父母多次撞见。

一次,许是之在家里与来访的倪红霞操屄,操得忘乎所以的时候,两个人一 丝不挂地满屋互相追逐着玩耍,不成想这时乐敬衣回来了,追逐倪红霞的许是之 浑身精光赤条的一头撞进了开门进屋的母亲的怀里,硬硬的鸡巴一下子顶到了母 亲的小腹上,措手不及的乐敬衣被儿子的鸡巴顶得“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

等乐敬衣缓过神来,顶睛一看儿子是浑身一丝不挂地挺着鸡巴撞进自己的怀 里的,乐敬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在许是之光裸的屁股上拍了一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