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绿龙红凤(16/07/02更新至53(完结))作者:流精岁月
                第一章

  江湖,一个永远不会平静的地方;江湖,一个充满了尔虞我诈、剑拔弩张的
地方;人们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生存於这江湖中的人也自然不甘於湮没
於此,为了名利、仇恨,等等,都想奋力一搏,成为武林一霸,因此也就引出了
一场武林浩劫,一段曲折的故事。

  三声钟响过后,少林寺的和尚们开始做早课了,早课完毕,众僧逐渐散去。

  这时一个小沙弥手提一个竹篮向后山走去。

  小和尚上了一个山坡便来到一个山洞前,与山洞前的两个和尚行礼之后走了
进去,原来他是来给人送饭的。

  这个山洞是少林寺存放粮食和僧人犯了重大戒律后在此面壁的地方。

  再看这石室里有个老和尚,年约七十岁,双目失明,像是被人硬生生戳瞎的,
此人便是圆真,当年的混元霹雳手成昆,五年前被谢逊弄瞎双眼废去武功,少林
方丈空闻大师将他囚於此处。

  没想到的是成昆居然在巖壁上发现了绝世武功,从此以后成昆日夜练功,他
的刻苦加之他的仇恨魔性,练起来倒比普通人快了些,三个月后,已练到了五成,
想再进一层却着实不容易,成昆虽聪明,心机颇深,也不易完全理解这口诀的深
意。

  这口诀看起来后面几句反而比前面更容易让人明白,怎么入门时的几句却颇
为不同呢?成昆心想算了,等出去之后再详加参考,於是他运气内力向刻着秘诀
的墙伸出掌去,竟硬生生将它擦去了,他自己心中也是暗暗窃喜,这把年纪还能
有如此奇遇,真是天不亡我,想到此处又发起一声狂笑。

  笑完他开始考虑怎么逃出去了,他等到晚上送饭人来之后打开门,便不费吹
灰之力的把送饭的和尚杀掉了,然后走到洞口又残忍的将守门的和尚杀死扔进山
洞里,他摸索着悄悄出去了。

  此时成昆虽失明,但天长日久早已习惯黑暗的世界,能听声辨物,再加上神
功初成,耳力更是非凡人可比,另外他在少林寺出家,对少林寺甚为熟悉,轻而
易举就逃走了,等到少林寺发现,已经几天都过去了,成昆也已逃得远了,少林
寺方丈听闻赶紧派人下山追赶寻找,并通知江湖各派早做准备,一场浩劫在所难
免了。

  江州皇宫中,陈友谅听下人来报,有个瞎子和尚求见。

  和尚、双目失明、难道是师傅成昆?陈友谅百思不得其解,还在纳闷。

  【好徒儿,为师大老远前来,为何不见哪?难道天颜难触吗?】

  这句话是成昆以深厚内力发出。

  陈友谅自然也能听到了,急忙摆开仪仗出门迎接。

  陈友谅来到宫门外见到一位双目失明的老和尚肃然站立,正是自己的师父成
昆,忙单膝跪倒在成昆面前,:【五年多不见,师父您老人家可安好,徒儿一直
担心你啊。】

  成昆冷笑一声:【如今您已贵为九五之尊,怎还会记得我这垂死之人,这话
不觉得过於假了吗?】

  这师徒俩表面平静,内心却在打着自己的算盘,相互提防。

  陈友谅此时已站起身陪笑道:【师父说笑了,徒儿深感师傅教导之恩,怎能
做那忘恩负义之人?师傅快快里面请,我已吩咐人准备宴席为您接风洗尘。】

  他也很瞭解自己的这个徒弟,绝不是什么善类。

  这时候殿内已摆起了宴席,十分丰盛,绝不次於满汉全席的场面。

  两人坐下后,成昆简单的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陈友谅听了大感惊讶,恭
维成昆:【师父您老人家真是洪福齐天啊,可喜可贺啊。】

  成昆言道:【你放心,我要你帮的忙对你来说易如反掌,你不必担心。】

  陈友谅:【不敢。】

  这师徒俩真似一对极品,彼此心照不宣却能相互利用,这天晚上成昆便在陈
友谅的安排下沐浴更衣,好好享受了他这五年来想都没想过的舒适生活。

  连续几日陈友谅都热情款待成昆,渐渐的他便也放松了警惕。

  这一天成昆找到陈友谅,与其商量自己的複仇计划,希望陈友谅为其提供一
队人马随他去武当对付张三丰及他的一众徒子徒孙,并趁机打听张无忌的下落,
陈友谅满口答应,并承诺自己亲自带队前行。

  其实他如此痛快也是在做他一直以来想要覆灭武当的想法,倘若这次不能除
去武当也可挫伤他或使其归顺,万一失手自己也可脱身让成昆去应付,除掉这个
威胁对自己反而更是有利。

  不日来到了武当山下,守山的两个小道童见众多人马来到此地便出来阻拦,
问道:【各位是什么人,来我武当山有何贵干,请报上名来待我前去禀报掌门太
师伯。】

  成昆没予理睬,挥掌便打死了两人,他们一路见人就杀,畅通无阻,一名身
受重伤的弟子奋力爬起向观中跑去报信,很快他们来到了观内的空地,武当山众
人都迎了出来。

  只见武当众人中中间最前面的一人便是掌门俞莲舟,左首站立的是张三丰三
弟子俞岱巖,他的残废已被张无忌用黑玉断续膏医好,武功虽恢複不到以前,但
经几年苦练也已可以来去自如,而老四张松溪离开武当云游已经多年,没人知道
他在哪,老六殷梨亭此刻也不在山中,他与妻子杨不悔带着两岁的儿子殷玉龙去
崑崙山看望孩子的外公杨逍了。

  俞莲舟一月前已接到少林通知说成昆逃跑,却没想到胆敢来寻衅武当,当即
走出来说道:【成昆,你不知悔改逃出少林,先下又来挑衅我武当,伤我门人弟
子,你是何居心,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吗?】

  说完长剑一挺向成昆刺去,双方大战起来,这边陈友谅与俞岱巖站在一处,
陈友谅诡计多端见俞岱巖破绽频现便不愿再浪费时间,虚晃一下一枚飞镖掷出,
正中俞岱巖胸口,镖上含有剧毒,俞岱巖倒地闷哼一声便一命呜呼,另一边的俞
莲舟与成昆打的正难解难分,已是勉励支撑,突然看见俞岱巖倒地不动,回头大
叫了一声:【三弟。】

  一瞬间便露出了破绽,被成昆一掌击中小亢,向后飞去撞在柱子上,落在地
上口吐鲜血,成昆欲再施一掌解决了他,这是一股强大真气袭来,他忙回掌相迎,
两股真气相撞,各自都向后退了几步,成昆感觉手臂微微发麻,【如此赶尽杀绝,
太也无礼了吧。】

  来人正是张三丰,张真人,成昆听声说道:【阁下可是张真人?早闻大名,
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我看你已年迈,还是就此解散武当归隐山林养老去吧。】

  几句话轻描淡写却甚是无礼。

  张真人听后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伤我众多门人弟子,今天若饶了你,
天理难容,今天让你知道武当的厉害。】

  说完只见他的衣服渐渐鼓起,真气佈满了周身,蓄势待发,成昆侧耳倾听,
也将内力运於双掌。

  高手对决稍有差池便会送命,何况这当世两大高手,一位更是一代武学宗师,
练武之人能得见张真人出手实乃三生有幸。

  两人越打越是凶险,成昆想的是我神功还未完全练成,必须速战速决,不可
再纠缠下去,於是使出全力打了这一掌过来,张三丰自也是全力应付,突然二人
向后退了十几步才站定,张三丰嘴角流出了血,成昆也觉体内真气鼓动甚是难受,
一口血便要涌上来,但他又生生嚥了回去,准备再发一掌,但内力已然提不起来,
陈友谅此刻见机会出现,又是一枚毒镖发出打向张三丰,俞莲舟见到飞镖飞向师
父,大叫了一声:【师父】

  奋力站起奔到师父身前挡下了这枚毒镖,倒在了张三丰面前,张三丰再次痛
失爱徒,抱起俞莲舟一行热泪淌了下来。

  成昆见武当弟子已死了大半,再无什么便宜可佔,叫了陈友谅带领众人向山
下走去,不能把自己的命也留在这里。

  很快成昆一行人就回到了江州皇宫之中,成昆回到房中开始闭门修炼,运功
疗伤,陈友谅便召来丞相张必先,太尉张定边,太师邹普胜三人询问国事,商量
与朱元璋的作战情况及之后的一些部署,完毕后他便回到自己的宫中休息,走进
房内只见一名女子端立在内,她穿戴华丽,两颊泛红,波瞳含水,云鬓生光,真
是一个十足的美人,她一躬身说了句:【臣妾参见陛下,陛下旅途劳顿请喝杯参
茶吧。】

  说完端了一杯茶过来,陈友谅结果茶喝了一口说道:【爱妃真是心细。】

  这女子随即接过茶碗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扶着陈友谅坐下,给他捶起肩来,
陈友谅微闭双眼,享受着美人的呵护。

  这个女子便是陈友谅最宠爱的妃子阎歆怡,因其相貌出众又十分聪明,善解
人意,很讨陈友谅的欢心,经常陪伴在他的左右,对陈友谅很多事情都有瞭解,
时常能为陈友谅排忧解难。

  这时她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陈友谅对他更是宠爱有加,其实陈友谅此时已
有了两个儿子,长子陈善十二岁,次子陈里八岁,但爱屋及乌,对这个未出世的
孩子却表示出了更多的关心。

  陈友谅轻轻握住阎歆怡那白晰细嫩的玉手道:【歆怡 你真美啊。】

  她娇柔深情地望着陈友谅,带着一个含羞的微笑。

  陈友谅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玉手送到的嘴边轻吻着,从手心开始,然后是
手背、手肘、一路用舌尖舔着,阎歆怡酥痒颤抖着低呼道:【啊 痒 痒死
了 】

  陈友谅吻到她耳际,腻腻地在她耳边轻语道:【歆怡,你知不知道,你有一
种灵性之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深深地爱上了你 】

  轻声细语像在对她催眠一般,阎歆怡这段日子以来,由於陈友谅战事吃紧,
无形中冷落了她,而且已经有好久没有享受到性爱的滋润,一颗芳心正是寂寞的
时候。

  陈友谅接着又道:【歆怡你的美是脱俗飘逸 朕忙着朝廷的事,所有才冷
落你。】

  【陛下,臣妾知道,陛下应该为国家大事为重。】

  娇柔的语声,轻轻地掠过陈友谅的耳际,让他更是心痒难耐。

  【今天就让朕好好宠爱下爱妃】,说着,伸手去揽着她的纤腰,又用嘴儿去
轻咬着她的耳朵,阎歆怡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柔情弄得迷失了。

  陈友谅的魔抓也摸揉着她一对挺拔的香峰,开始轻轻地揉着捏着,并把衣服
件件脱下。

  这时香峰渗出点点乳汁是因为陈友谅的抚弄而流了出来,浸湿了手背。

  这时陈友谅埋头贴伏在她胸前,阎歆怡像个母亲般地把她香峰上鲜红的凸起
塞入了他口里,素手也环过他的肩头,抚着他的头发,好让陈友谅用手捧着她饱
满的香峰吸吮。

  陈友谅贪婪地吸着,一股琼浆注入嘴里,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噜噜
地吸了一大口,还用手压搾着她的香峰,好让它流出更多的乳汁。

  阎歆怡娇声地哼道:【好了 陛下 不要吸了 你吸完了 你的儿
子 肚子饿就 没得吸了。】

  陈友谅见她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道:【爱妃的奶水,
只可以给朕一人喝,儿子都不行。】

  大概已经逗出阎歆怡的性欲了,捧着坚挺酥胸的手放开,顺势沿着酥胸的底
部往下探索,呀!好滑,奶水滴在她肚脐眼上,白嫩的肌肤更是油滑无比,阎歆
怡呼吸急促,胸膛不停上下起伏着。

  陈友谅再撩起阎歆怡的宫装长裙伸手往她大腿根部牝户一摸,哇塞!一条小
小的丝质裹裤整个都湿透了。

  阎歆怡羞红着脸道:【陛下! 你 你好坏呀。】

  陈友谅心中暗自得意着,手指头顺着她滑润的春水,缓缓地滑进了那两片花
瓣之中轻轻地拨弄着。

  在怀孕期间牝户收缩得更狭小,而又久不经插干,就像刚开苞不久的处女一
般,紧窄无比。

  阎歆怡整个人都软了,被她高涨的欲火、陈友谅的甜言蜜语和挑情的手段给
熔化了。

  陈友谅把手往阎歆怡的蛮腰一托,左手绕过她牝户下方勾住她的屁股一提,
将她举起来向卧房走去,进了室内把她放在床边,轻轻搂着阎歆怡吻着。

  床边,一面落地的大镜子,此时正反应出一幅柔情蜜意、热恋情奸的刺激镜
头。

  陈友谅小心地把阎歆怡柔软的身体放倒在床上,替她宽衣解带。

  脱去了衣物的她胴体好美,微红的嫩肤,是那种白里透红的颜色,坚实而匀
称的大腿,一对饱满坚挺正准备哺乳中的香峰,特别地丰肥,峰尖上两颗鲜红的
凸起尚自流着一滴晶莹的泪光,优美平滑的曲线,下腹部芳草萋萋地一大片因爱
美剃掉才刚长出来的短短耻毛,春水直流的牝户。

  阎歆怡紧闭双眼躺在粉红色的床单上,衬着她的娇颜,红唇微启,胸前的挺
拔的酥胸起伏着,全身发烫。

  陈友谅注视着她这媚人的姿态,轻轻拉着那艳红的香峰上的凸起,又按了下
去,阎歆怡轻轻地呻吟着,陈友谅的手不停地挤压着把玩着,她那两个不时会喷
射出乳白汁液的山峰。

  阎歆怡微微地扭着,不停地轻哼着,越来越大声,终於忍不住,骚媚地浪叫
道:【嗯! 哦 陛下 你 不要 再弄了 我的 花心 好
难受 哎 我要你 要你 快 快来插我 牝户 痒 痒死了
不要再 再折磨我了嘛。】

  只见阎歆怡把屁股高高地抬起,不住挺动而飢渴地浪叫道:【来 来嘛
花心痒 痒死了 求 求你 陛下 我 受不了啦 求你
快 快进来。】

  陈友谅很快地除去了全身的衣服,再度压上她的胴体,握住玉茎对上幽谷口,
藉着潮湿的春水,向她牝户中插入。

  阎歆怡像是有些受不住地叫着:【

  哎呀 陛下 你的 肉棒 太大了 我 有些 痛 啊
啊。

  【陈友谅温柔地对她说道:】歆怡,你放心,我会慢慢来的,美人儿,再忍
一忍,习惯了就舒服了。【

  於是陈友谅缓慢挥动着玉茎,慢慢地抽出来,再慢慢地插进去。

  阎歆怡软绵绵地躺在陈友谅身下轻轻哼着,她满意地浪叫道:【美 爽
陛下 我的 亲相公 只 只有 你 才能 满足我 我
好 充实 好 满足 大肉棒 主人 你 插得 臣妾
好 好爽 】

  陈友谅屁股一抬,抽出三分之二的大肉棒,再一个猛沉,又插了进去。

  阎歆怡继续浪叫着道:【好 好极了 嗯 嗯 好美 哦 花
心 好美 陛下 你 干得奴婢 太舒服了 从 从来 没有
的美 相公我 要 要你 用力 干我 对 用力 嗯
臣妾 要 舒服 死了 啊主人 重重地 插 插我 再
再进去 我要死了 嗯 我的花 花心 爽 爽透了 嗯哼
哦 哦。】

  陈友谅耳边听着阎歆怡一声声扣人心弦的春叫声,用那玉茎狠狠地,开始紧
抽、快插,【噗呲!噗呲!】

  的交合声,也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急地在卧室中回响着。

  阎歆怡为了配合大肉棒的猛插,高挺着她的肥美大屁股,旋呀!顶呀!摇呀!
扭着腰肢极力地迎战,浪叫道:【好美 快用力 好 陛下 哦 插
得 深一点 啊 奴婢 不行了 我 快 快泄了 我
太 舒服 了 太 美了 快 升上 天了 啊 泄 泄出
来 了 哦 哦 】

  阎歆怡牝户内的花心壁突然收缩,在她快要达高潮的那一刹那,两片饱胀红
嫩的花瓣猛夹着陈友谅发涨的大肉棒,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地泉涌而出。

  一场大战,因阎歆怡的泄精,休息了一会儿。

  陈友谅静静伏在她的身上,紧守着精关,甯神静气,抱元守一,见她的喘息
较平稳了一些,才又开始玉茎的攻势。

  扭腰抬臀地抽出玉茎到她的幽谷口,屁股一沉又干进她牝户中,干了再干,
狠狠地,重重地插,又引起了阎歆怡再一次的淫欲。

  阎歆怡渐渐地又开始了迷人的浪喘娇吟声,叫道:【啊 好哥哥 好相
公你 你插得 我 好爽 乐 死我了 啊 快 快一点
重一点 你 干死我 好了 哎唷 好舒服 我 太满足了
啊陛下你 才是 臣妾 的 亲主人 你是我 的 一切 是
我的天 嗯哼 大 大肉棒 陛下 我 我 爱你 啊
嗯哼 嗯 哼 】

  陈友谅边插干着边道:【歆怡 你今天 怎么这么 骚浪啊 】

  她的大屁股一上一下地挺动着、小蛮腰一左一右地回旋着;大肉棒在一出一
进之间,把她两片红嫩嫩的花瓣带得翻出卷入,挤了进去又夹了出来,时隐时现,
陈友谅用手托住了阎歆怡香峰,用嘴巴吸着香峰顶的凸起。

  阎歆怡淫荡地道:【陛下,你好讨厌啊 臣妾 让你 弄得 好
好难过 不浪 不行呀 我的主人 你 用力 插 吧 臣
妾 美 美死了 啊 啊 我 又要 泄精了 天啊
臣妾不行了 又 又泄了 啊 啊。】

  女人泄精的时间一般要比男人慢些,但只要干得她进入了高潮期,她就会接
二连三地一直泄精。

  阎歆怡的淫精泄了又泄,接连打了几个寒颤。

  陈友谅知道爱妃有身孕,不可以多泄,就不顾一切地猛烈抽插着,突地猛一
干送,伏在她的玉体上,一股热热的精液,正中冲进了她的子宫口。

  烫得她又是一阵浪叫:【啊 陛下 美死了 美死 臣妾 了
臣 妾 好舒服 哦 哦 嗯。】

  陈友谅对阎歆怡说:【爱妃把朕的阳精吸收了,对儿子有好处。】

  阎歆怡边静静地紧拥陈友谅,边慢慢吸收阳精来。

  陈友谅伏在在爱妃身上享受着泄身后的余韵,贴在阎歆怡耳后轻声道:【朕
要爱妃去诱惑师傅,并把那老东西吸干。】

  阎歆怡有点惊讶道:【陛下,臣妾听说那和尚很厉害,武功又高,怕 】

  只见陈友谅对阎歆怡说,爱妃只需这样 这样 这时门外一个太监饱:
【启禀陛下,玄冥二老求见。】

  陈友谅:【让他们进来。】

  玄冥二老二人本就是给人做奴才的命,帮陈友谅办了不少事,也算如鱼得水。

  这次陈友谅找他们来自然又是要搞暗杀了,玄冥二老手中有种叫十香软骨散
的毒药,当年六大派高手都曾在这上吃过亏,现在用它来对付成昆当然是顺理成
章了,他向二人要了毒药后便吩咐二人下去了。

  陈友谅把十香软骨散交给了他的妃子阎歆怡并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点了点
头拿着药出去了。

  只见阎歆怡走到厨房去燉了一碗参汤,便把十香软骨散放了进去,他怕量少
不够还加大了药量,准备完毕后,端着来到了成昆房门前敲了三下,成昆:【谁
呀?】

  阎歆怡:【师父,奉皇上之命给您送碗参汤。】

  成昆听声知道是陈友谅的妃子,放下了警惕让她进来了,【放下吧,你可以
出去了。】

  阎歆怡没敢多逗留退了出去,但她没有很快就走了出去,眼睛一直盯着成昆,
见成昆端起参汤闻了闻没有可疑便喝了下去,阎歆怡见他喝了参汤,缓缓关上房
门笑着去禀告陈友谅。

  这十香软骨散无色无味,成昆怎能发现,刚喝下去不久就觉得有些睏意,迷
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第二天午后才醒转过来,可是这时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砍掉
了,运功想要挣开,可内力一点也提不起来,全身毫无力气,这是回想起来方知
昨晚喝的参汤有问题,自己中毒了,当真是后悔莫及啊。

  当成昆醒来后便有人告诉了陈友谅,陈友谅吩咐下去不要理他,先饿它几天,
自己则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过得几日,陈友谅带着阎歆怡来到了牢中,:【师父,这几天在这过的可舒
服啊,比之少林寺的山洞如何啊?】

  成昆听到是陈友谅来了,大声骂道:【你这个小人,暗算我,我不会放过你
的!】

  陈友谅:【还这么大的火气啊,成昆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没有机会了。】

  成昆:【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做鬼也要来找你报仇。】

  这时两名狱卒拿着绳子来到成昆面前,二人把成昆固定在木床上,把一粒加
大药量宫廷禦用药叫【精尽人亡】

  的丹药,过成昆服下,把头用布匹缠住,免得他伤了阎歆怡。

  阎歆怡今天穿着是正统宫装的服饰,酥胸高挺,气质娴雅高贵,娇容红润。

  因为今天陈友谅将除去一个心病,心里是特别的性欲高涨,要不是还有两个
狱卒在身边,我早忍不住冲上去和她云雨一番了。

  陈友谅看着成人棍的成昆道:【师傅,你今天必死,何不在死前快活一下呢?】

  然后示意下那两人出去牢房外守着。

  成昆只能呜呜的叫着,不知道是性欲来了,还是丹药妻效了。

  只见人棍末的第三条腿缓缓挺立,只见那玉茎上蚯蚓般的血管佈满整个玉茎
槓上。

  那大如小儿拳头般的菇头,菇头的冠沟凸起点点肉粒,正在那一下一下的脉
动,好是正准备捕食的毒蛇。

  在菇头裂缝处正缓缓吐出龙涎,正发出阵阵杀气。

  陈友谅把手慢慢地伸出去,轻轻握住阎歆怡的玉掌,她只是轻轻地:【嗯。】

  了一声,欲迎还拒般地,把头慢慢地俯下来靠在陈友谅的胸前。

  陈友谅的手抬了起来,轻抚着阎歆怡的秀发和背后柔嫩的肌肤,秀丽的眼睛
慢慢地合了起来,陈友谅爱怜地俯视着她的脸,挺直的琼鼻、红润的双颊、朱唇
微启着。

  低下头去,把嘴渐渐地到最后猛然地吻上她涂有紫红色胭脂的樱桃小嘴上,
俩个人的呼吸一样地迫促,好久陈友谅将舌尖伸过去,阎歆怡用力地吸着,接着
她用她的舌尖把陈友谅的从她嘴里顶了出来,她的丁香小舌也跟着送到陈友谅的
口内,在陈友谅的口里轻搅着,这种灵肉合一的舌交之后,俩人口对口深深地互
相吻着,喘息声一阵比一阵急促。

  陈友谅把阎歆怡的宫装脱下,露出里麵粉绿色的贴身裹衣,隔着若隐若现的
真丝裹衣摸柔着她那对饱满坚挺的香峰,她热切的扭动相迎着陈友谅的动作,而
且阎歆怡也开始淫荡地由鼻孔哼着:【嗯! 嗯! 嗯。】

  陈友谅的一只手从真丝裹衣的下面伸了进去,在宽大的袍子里轻轻揉着她香
峰上的凸起,嘴也吻上了她的脖子,一寸寸地吸吮,再把她的裹衣往下拉了开来,
裸露出她坚挺的双峰,接着陈友谅低下头,一口就吸住了香峰顶端那敏感的凸起,
舐咬舔吮起来,她哼叫着:【啊 啊 哦 嗯哼 哼 嗯 嗯 】

  阎歆怡的高耸的凸起开始喷射出乳白的汁液,而她也把胸膛上挺,让山峰的
顶部尽量塞进陈友谅的口中。

  陈友谅吸吮着乳汁的同时,手也慢慢地下移,袭向她神密的三角洲上,揉着
多毛的牝户,两片正缓缓流淌着春水的花瓣摸起来好热好烫。

  陈友谅享受了一会儿,开始解除她全身的武装,柔软的裹衣从她白晰的酥胸
滑了下来,上身半裸地呈现在陈友谅眼前,一双饱满坚挺的香峰,结实而圆圆大
大地傲立着,香峰上坚挺鲜红的凸起,因为怀孕的关系,香峰显得格外饱满,微
微地在胸前抖颤着。

  裹衣渐渐往下滑,细窄的纤腰,平滑的小腹,还在轻扭着;下身一条狭小的
粉红色真丝裹裤紧紧地包住饱满的牝户;一双白玉也似的大腿,洁白润滑、修长
浑圆。

  眼看着这般诱人的胴体,使陈友谅淫性大动,两眼发直地瞪着她猛瞧,欣赏
着这位少妇的荡人风韵。

  接着脱下阎歆怡最后一件遮敝物的裹裤,她:【嘤! 】

  的一声轻哼,陈友谅用中指插入了流着春水的幽谷中轻轻扣弄着。

  这时,她脸上已经没有那种幽怨的神色,有的只是一股骚媚淫浪的表情。

  此时阎歆怡被陈友谅捏弄着性感的枢纽,全身的浪肉娇抖抖地叫道:【陛下
要 要玩我 了 哥 哥就快上来 吧 】

  陈友谅听了十分冲动地把衣服脱个精光,抱着她雪嫩的玉体,雨点般地吻遍
她全身,吻了好久,阎歆怡不耐地催促地道:【陛下 快 快把 你的
大肉棒 插 进来吧 臣妾 受 受不了 呀。】

  陈友谅见她近乎乞求的神情,不忍心看她受着那欲焰熏心的煎熬,反抱着他
身体,像给小孩把尿的姿势。

  【爱妃先把正事做了,我们在慢慢来:】

  用手拨开她的娇嫩的花瓣,把她流着春水的幽谷口对着成昆丑陋还带点恶臭
玉茎上,让春水滴落在哪杀气毕露的菇头上,这时陈友谅才抱着阎歆怡,让她的
牝户慢慢的缓缓的把玉茎吃了进去。

  阎歆怡面露痛苦之色,道:【陛下! 痛 这 老狗 肉棒 好
硬 牝户 痛 臣 臣妾 有点 受不了 啊 我有点 好
大 】

  成昆知道他今天过不去了,听到阎歆怡的求饶,抱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
流的心情,拚命的用唯一还可以动的武器猛烈进攻。

  她此时再也顾不了在陛下面前的尊严,也忘了羞耻的心情,用她的纤纤玉手
紧抓着成昆露在她牝户外的大玉茎,使得成昆不可以主动进攻,等幽谷习惯了菇
头大小后再缓缓吞没余下的粗大玉茎。

  陈友谅吸吮着她的香峰上的凸起,过不久,幽谷的春水就多了起来,她的肥
美的屁股也上下运动着。

  陈友谅注意到她不再愁眉苦脸的哀吟,已习惯成昆吃了丹药后变得杀气十足
的大肉棒的奸插了,於是花心酥麻难耐於是把成昆丑陋的玉茎吞没到了底,然后
有韵律地摇臀摆牝起来。

  这种销魂的美感,使阎歆怡挺着肥大的香臀回旋着,口里也呢喃着道:【陛
下 老狗 用力 唔 重 重些 臣妾 对不起 你 啊
哦 陛下 臣妾 太 太舒服 了 哦 要死了 臣妾
被 老狗 啊 要泄了 嗯。】

  大股的阴精就这样泄了出来,阎歆怡媚眼如丝,正享受着这种未曾有过的快
感。

  看着陈友谅玉茎整根通体紫红,菇头吐涎,正在那一下一下的脉动着,阎歆
怡知道男人需要什么刺激,当然不可以冷落了自己的陛下。

  只见阎歆怡用芊芊玉手握住粗大的槓身缓缓套弄起来,伸出丁香玉舌舔弄吸
吮着,龙头吐出的龙涎。

  另一只芊芊小手轻柔着子弹充足卵蛋,时而扯拉,时而轻柔揉捏。

  这时成昆也不甘寂寞,虽然没功力炼化阴精,但是巨大的菇头在她的花心磨
动,使出浑身技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搅动,没办法全身都被绑了,不好运动。

  泄精后的阎歆怡也再度进入了另一波欲火的高潮,窄窄幽谷花心紧紧地吸着
成昆的玉茎,肥美的香臀扭摇着,牝户向上挺着,浪叫着道:【陛下 臣妾的
花心 又开始 痒了 老狗 好坏 老是撩拨 臣妾 花心
啊 大肉棒 了 哦 好麻 啊 陛下 不行了 老 老狗
好厉害 舒服 臣妾 啊 又要 又要泄 泄 了 啊
啊。】

  在高潮的时候把陈友谅的玉茎深深的含进的樱桃小嘴里。

  阎歆怡叫着要泄出来时,陈友谅的玉茎也有些酥麻的感觉,本来是不可能如
此不济事的,但是陈友谅实在是被阎歆怡这位性感的尤物撩拨的,还好自己用内
功把要泄身的欲望压下。

  心想这老狗那么厉害,功力给封了还那么能干,於是决定要帮爱妃一把,把
粗大的玉茎从爱妃的樱桃小嘴拔出,准备攻向成昆的菊门。

  成昆感到菊门一痛,异物进来后的充实感,使得成昆腰后一麻,毕竟没了功
力压制,阳精不受控制的全部射进阎歆怡的花心去。

  忽然她的花心拚命地往上挺,幽谷收缩了再收缩夹了又夹,运气内功把阳精
炼化吸收。

  成昆心想我休矣。

  陈友谅见成昆已经泄身,便马上抽出自己的宝贝,毕竟不喜欢男人,更何况
是老的和尚。

  阎歆怡的花心猛烈地颤着抖着,陈友谅知道成昆功力深厚,爱妃一下吸收不
过来,便将玉茎缓缓进入爱妃泄身后变得湿润无比的菊门中,帮助爱妃吸收起成
昆的内功。

  双手紧紧地搂抱住我,疯狂地猛吻我,吻到她过瘾了,才喘喘地道:【陛下!
你真行,我现在才尝到相爱热恋的滋味,你的大肉棒插得我好舒服啊!老狗射了
好多阳精进我的花心了,好热好烫的感觉,我爽死了,就算这样也比不上陛下的
一半。】

  陈友谅也紧紧地拥着她,本来就忍的无比难受了,见成昆泄身后,也就可以
对爱妃进攻了。

  只见陈友谅伏在阎歆怡肥大的香臀后面,一下下猛烈的抽插着阎歆怡褐色的
菊门,道:【爱妃!我好舒服啊!你的菊花真紧,干得我好爽,好久没採了。】

  说着不在压制要泄身的冲动,只见陈友谅把粗壮的玉茎狠狠顶在阎歆怡菊门
深处,腰部一麻,嘴上吼道;【婊子,朕要射死你,肏死你,啊,啊,啊。】

  阳精喷射在后门深处。

  阎歆怡知道陛下要出阳精了吻着陈友谅的脸道:【陛下 臣妾好爽 好
舒服 陛下 比老狗 强多了 啊 臣妾 也 要泄了 啊
泄了 】

  边收紧牝户和菊门,边炼化阳精,在反馈给陈友谅,令双方都功力大涨。

  陈友谅看着被吸成皮包骨的人干道:【成昆,要怪就怪你自己太糊涂了,你
不该来找我,你活着就是我的威胁。】

  成昆到死可能都没想到自己是这个下场,却栽在了自己的徒弟手上。

  成昆死了,陈友谅去掉了一块心病,接下来开始专心去对付朱元璋了,他杀
了成昆在他的房中找到了那本秘籍,成昆虽抄下了那个前辈高僧的批注,但他双
目失明,自己难免不够工整,看起来更是不太容易,面对这旷世奇书怎可轻易罢
手,决心要参悟一番修炼这门功夫。

  但他此时要向洪都进军,抢佔中国南部地区,控制长江一代水域再图北上,
一时难以分身,於是又把这一干事务交给了张定边,张必先,邹普胜三人,自己
专心练武。

  由於朱元璋的对策起了作用,这时陈友谅走出船舱想要督战鼓舞士气,突然
一只流箭射了过来,陈友谅因修炼神功散去了原有的武功,如果没散也许他能避
开这支箭,这一箭穿过心脏已然回天乏术了。

  朱元璋赢得了此次鄱阳湖大战,消灭了元朝残余势力,结束了元朝的统治,
次年朱元璋称帝,定都南京,国号大明,改元洪武,开始了一个新的朝代的历史。

  再说鄱阳湖之战失败后陈友谅的残部纷纷逃窜,张必先携陈友谅长子陈善向
东逃窜,张定边携其次子向北逃窜,邹普胜则带着怀有身孕的阎氏向南逃窜,他
们想各自分开逃走便不能被一起抓住,那时就可以为汉帝陈友谅留下血脉,以图
东山再起。

  而朱元璋下令捉拿与陈友谅有关系的人,手下将士便大肆寻找,很快就将张
必先与邹普胜一干人等抓住了,唯独不见了张定边与陈友谅次子陈理,众将士把
抓来的人带给朱元璋看,朱元璋一眼便看见了美貌的阎歆怡,朱元璋在战场打败
了陈友谅,在床上也要打败陈友谅的爱妃。

  【啊 啊啊 啊 亲爱的 好舒服!啊啊 啊啊 】

  在一间豪华宫殿房间里,春色无边。

  美艳而成熟的女人,脸上挂上不知是快乐还是苦闷的表情,摇晃腰身,两腿
大开,股间那春水氾滥湿滑的牝户,被一根黑色的玉茎突进贯穿。

  只见一个獐头鼠目的猥琐男人扛着女人的大腿,以半曲的膝盖作为支点,卵
蛋抵在女人白白的屁股上头,一阵急速的抽插;身体的碰撞、玉茎和牝户的摩擦,
传出一阵又一阵啪啪啪的拍打声,仿如演奏一场淫艳无比的交响乐曲。

  【咿 啊啊 哦 陛下 不要停 啊啊 啊啊 】

  女人狂野的淫叫着,翻着白眼,伸手揽住埋在自己身上苦干的猥琐男人,用
丰满无比的酥胸夹住他充满汗水的丑脸,修长的美腿淫荡的勾着他的腰,两副火
热的躯体紧贴着,这诱人成熟的女人不是阎歆怡有是谁。

  【爱妃 舒服吗 ?】

  又嫩又滑的牝户,猥琐男人敏感的菇头上实实在在的传来强烈的快感,厚重
的喘息声,暗喻着爆发的来临。

  就在最后那一刹那间 【皇上,有大臣求见!!!】

  在宫殿外传出一阵急促太监的报告声。

  【别 别理他 啊啊 继续 臣妾快 快到了!啊啊啊 】

  阎歆怡伸出秀手,把被太监报告声吸引而转移视线的矮小猥琐朱元璋的脸摆
回去和她对望,红通通的小脸挂着丝丝香汗,用淫荡无比的娇喘声催促朱元璋专
心的进出她的牝户。

  【嗯 看我干死你这婊子,小浪货!】

  不要看朱元璋矮小猥琐,武功也不是很高,却有根黝黑发亮而又粗大的玉茎,
出生市井,把玩女人的技术很高,喜欢对手的妻妾。

  【啊啊 陛下 好厉害 不要停 用力一点 干死臣妾 比陈
友谅 强多了 啊 陈友谅的肉棒 又短又小 根本满足不了 臣
妾,只有皇上的 大肉棒 才是臣妾的 最爱 来了 泄了 !!】

  朱元璋听到阎歆怡如此挑逗的语言,一阵急速的拔插运动,在阎歆怡泄身的
尖叫声中,朱元璋用力一挺,菇头抵着阎歆怡花心深处软嫩的肉璧,龙头上激烈
地喷射着,将大量浓郁郁、烧烫烫的阳精灌入阎歆怡的花心里去。

  【嗯 陛下,射了那么多进去 你看,把臣妾下面弄得湿糊糊的,很难
受耶 】

  朱元璋脱力的趴在阎歆怡的高耸的香峰上,两人相互拥抱着对方,吸着妈妈
仍勃起挺硬的红粉乳头,陪同她一块儿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这时,宫殿外的太监又一次【皇上,大臣有事求见 】

  地响起,朱元璋不情愿的穿好衣服,对阎歆怡道:【婊子,等朕办好事情,
在来办你,衣服就不要穿了,光着等朕,哈哈哈哈。】

  阎歆怡看着那矮小猥琐的身影,想起陈友谅对自己的种种爱慕怜惜,心想自
己已有身孕,若是能生个男孩日后我将真相告诉与他便能为他父王报仇,也算我
对得起皇上对我的宠爱了,因此半推半就的从了朱元璋,而朱元璋对她也是极为
宠爱,只是朱元璋对她宠爱的时候,要贬低陈友谅,自己心里不好受罢了,阎歆
怡便利用这一点展开了自己的複仇计划。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