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穿越大周(武唐风流)(1-348完)作者:寂寞石头

书名:穿越大周(武唐风
  作者:寂寞石头
  排版:兔兔塔


  内容简介:

  李逸飞,大唐前太子李贤之子,因其父被武则天毒害,从小就被逍遥老人收养,十年之后,学艺有成的李逸飞下山报仇,最后经过与武则天的一番较量终于将女皇降服,成功光复李唐江山,揽江山美人于一身,享受人间帝王之风流。


  第001章 少年李逸飞

  清晨,一缕阳光照在林间的古树上,将整个大地都照射得金灿灿一片。
  此时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蓝衣少年却手持着一把黑色长剑在林中不断的挥舞着,少年脸若刀削,鼻若悬河,一双灵动带着狡黠之色的黑眸犹如天上的星辰般深邃,他的长剑刺出间,空气都为之一抖,然后便是发出一阵噗嗤的气爆声,而四周的那些古树上的荒叶却犹如天女散花般纷纷掉落。
  “好!逸飞,经过这些日子的苦修,你终于是将轻风剑修炼至小成,再加上你的第三重龙阳神功,为师总算可以放心让你小山了!”一个手柱拐杖,身躯伛偻的老人带着大笑声从林间一处石屋中走出。
  老人的面目布满着皱纹,看上去垂朽老矣,风中残烛的模样,但是仔细一瞧,还是能从老人双目中隐隐流露的精光可以看出,老人并不像他外表看上去的那样弱不禁风。
  “老头,你是说本天才可以下山了?”蓝衣少年李逸飞兴奋的收起长剑,脚步一掠,整个人下一刻便已出现在老人身旁。
  老人似乎也并不因为李逸飞的无礼之举而动怒,嘴角一扬,径自笑骂道:“你个小猴子,都修炼了将近十年了才把轻风剑炼至小成,而龙阳神功更是才炼到了第三重,你还真有脸往自己脸上贴金,就连为师听了都感到替你害臊了!”
  “想当年为师 ”老人说起话来便是滔滔不绝,李逸飞连忙出声打断,道:“好了老头,我听你这话都听了十几年了,耳朵都听出茧来了,你就不能换一套新鲜词嘛!”
  “唉,你小子翅膀是硬了,为师刚说你两句就学会顶嘴,也罢,为师还是想办法让你下山去祸害那些武林同道去。”老人低声长叹。
  “老头,你真打算让我下手历练,你不是说要等到我龙阳神功炼至第四重才让准我下山的吗?”李逸飞脸带疑惑的问道。
  “今时不同往日,外界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你一人呆在山上苦修终不是长久之计,如今也是时候让你下山经历风尘!”老人意味深长的道。
  “可是老头,我舍不得你嘛!”李逸飞苦着脸道。
  “好了,你这个小猴子肚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为师都一清二楚,你就少在为师面前装可怜了!”老人笑骂一句,伛偻的身躯缓缓朝石屋走去。
  李逸飞见状连忙跟上。
  来到石屋内之后,老人吩咐李逸飞坐下,然后一只枯瘦的大手却猛然在李逸飞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一刹那,就迅速覆盖在他的天灵盖上。
  “老头,徒儿一直对你老爱戴有加,你怎么说都不说就要徒儿的小命啊!”李逸飞大吃一惊道。
  “给我坐好!你这个小猴子到现在还喜欢耍嘴皮子,如果为师想要你小命的话也不会在十四年前将你从那妖后的爪牙下将你救出来了!”老人气骂着说道。
  “那你这是何意?”李逸飞心中并不解。
  “为你传功,为师没有几年好活了,我可不想将一身修为带着棺材你,所以就便宜你小子了!”老人仿佛在说一件无关重要的事情,就连说起身家性命之事也是一脸淡然。
  “老头你莫非老糊涂了,快停下!”李逸飞听得老人的话,急忙出声叫停,魁梧雄壮的身躯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老人见状急忙轻喝道:“小猴子你想跟为师一起死吧,现在为师已经开始对你灌顶传功,你若再挣扎的话,今日你我爷俩的性命恐怕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李逸飞的身体在听了老人一番话之后,又慢慢地停止了挣扎,可是眼里的泪水却不争气的留了下来。
  自懂事起,他就跟老人生活在一起,老人如父如母的将他带扯大,教他武功,教他知识。平时,他虽然喜欢跟老人犟嘴,但是在心里,老人早已是他今生最亲的亲人。
  一缕缕无色真气由老人的枯瘦大手流向少年天灵盖,最后缓缓流入李逸飞的丹田,老人的一头乌发却正在快速变白,到了最后已经变得雪白一片。
  而一双犀利的眼睛也顿时向内凹了进去,变得毫无神采,干枯的脸庞好如老树皮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
  老人一时间竟苍老如斯!
  “扑通!”老人仰天垂倒,伛偻的身躯重重的倒在木榻上。
  李逸飞急忙从地上跃起,来到老人跟前,双手死劲的摇晃着他的身躯,声音带着一丝哭腔:“老头你快醒醒啊,你怎么了?”
  在李逸飞的摇晃下,老人竟回光还照的睁开了眼:“逸飞,以后为师都不能陪伴在你身边了,江湖险恶,朝廷更是水深千尺,你一人独身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在没有达到足够的实力之前,千万不要想着去为为师和你父母报仇,你都记住了吗?”
  “老头,我记住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李逸飞郑重的点了点头,他将整个头都埋进了老人的怀里。
  “为师的教诲你一定要牢记在心,为师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今生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好好的活着,当然你力能所及时,再去帮为师报仇!”老人的目光充满着慈祥的看着怀里的少年,然后伸手在无名指一阵摸索,顿时一个模样精致,上面雕刻着一头五爪金龙的黑色戒指出现在他的手上。
  李逸飞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老人手上这枚戒指:“老头,这枚戒指是什么东西啊,难道你想把它留给我!”
  “嗯!”老人颔首,道:“这枚戒指名为百花宝鉴,是当年为师在一处深山古洞中所得,它可以帮助你快速炼成龙阳神功,至于到底还有何妙用,你自己以后一试便知!”
  “啊,老头,你有这宝贝也不早点送给你徒弟,居然还能藏这么久!”李逸飞撇了撇嘴,眼睛立刻白了老头一下。
  “咳!”老人似乎被李逸飞这番话呛得不轻,嘴中顿时吐出一口血来。
  李逸飞见状连忙扶着老人的身躯,十分自责道:“老头,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说这话气你的。”
  老人摆了摆手:“不关你的事,是为师自己身体快要不行了。逸飞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将这枚戒指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就算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讲,你听明白了吗?”
  看着老人那郑重异常的目光,李逸飞重重的点了点头:“老头,我都记住了!”
  “好!”老人欣慰的笑了笑,微沉的目光逐渐的闭上。
  “师傅!”一声如泣如诉的悲鸣声直上云霄,在荒林之中久久回荡不绝。




  第002章 武举

  “师傅,你的愿望徒儿一定会帮你完成的,楚玉那个害死你的妖妇我一定会把她揪出来,绝不让她好过!”李逸飞身背宝剑,双腿重重的跪在老人的墓碑前。
  李逸飞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墓碑和石屋,身形好似一阵旋风快速掠过林间,最后迅速的消失在荒林的尽头。
  洛阳,作为当今天下第二大繁华的城市,武周的帝都所在,每天都有不少的外来小民从遥远的地方而来,蜂拥着涌进这座繁华的都城。
  李逸飞这个在荒山老林里生活了十几年的少年,第一次来到洛阳东都,当望着眼前那一座雄伟磅礴的巨城,以及络绎不绝的行人时,李逸飞一时间竟看痴了。
  “真不愧是天子脚下,这份气派还不是自己呆的山野小林可比!”李逸飞带着期待的心情走进了这座繁华都城。
  “客官,你要点什么东西?”一位酒楼的伙计走到李逸飞面前问道。
  “随便给我来几盘小菜,最好再给我来一壶你们店里的美酒,这点小钱本少爷打赏你的,记得要快点!”李逸飞随意的说道,衣袖一拂,一块小碎银子顿时从他的手上飞到伙计手里。
  “好叻,客官你稍等!”
  伙计掂量了一下手里这块份量极重的碎银,那谄媚的笑容直差当场给李逸飞跪下来磕头了,像李逸飞这样的豪客,伙计还真是第一次见过,因此办起事来也是非常利索,不一会儿,就将李逸飞的酒菜上齐。
  李逸飞伸嘴轻轻抿着手上的酒杯,心中却暗自思考接下来的打算,按他原来的想法,是准备先尝试打入妖后的阵营,然后择机为自己枉死的父母报仇。不过他一个从小呆在荒野的少年,这世上除了他已死去的恩师外,虽然还有许多亲人在世,但是李逸飞却不敢跟这些亲人联系,他害怕自己的身份一暴露,恐怕迎接他将是灭顶之灾,到时别说为他父母和恩师报仇了,恐怕自己能不能安全脱身都是一个疑问。
  酒过三旬,李逸飞一直在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不过想了许久,他也未想到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来。
  正当李逸飞筹措不定时,隔壁桌上两个壮汉的谈话声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大哥,小弟听说过几日圣上要在天玄门举行武举,不知大哥可有意与小弟一同前往参加,若是万一真的考中,那辉煌腾达的日子可就指日可待啊,可比我们一辈子当镖师来得强多了!”
  “大哥自然也是想去奔个前程的,可是像我们这样野路子出身的武人能够那些正经路子的武人相比的,恐怕想要考中并不容易吧!”
  “大哥,你这就不懂的!当今圣上可是圣明之主,自她登基一来,一直提倡武人报效国家,绝不会因为我们身份而有所看轻的。”
  “如此倒也不妨一试,若是真的有幸高中,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幸事!”
  “好,等我们吃完饭,这就去兵部司报备!”
  “武举?兵部司?”李逸飞嘴中低声喃喃,眼里狡黠的光芒,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兵部司是掌管各地军队粮草和军官选拔的一个衙门,李逸飞一路尾随那两个壮汉的身后来到兵部司衙门。
  不过当他刚要跨门进入时,却直接被守门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衙门重地不得擅传!”
  “这位军爷,小民听说当今圣上正在广纳良才,公开招选武举人,小民特地前来参考准备报效国家的。”李逸飞拱了拱手,脸上径自装出一抹微笑来。
  “你有当地衙门的举荐信,或者又有哪位大人的推荐函?”那名守门的士兵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李逸飞,丝毫不吃他这一套。
  “这参考武举还要举荐信?”李逸飞纳闷了,他从小生活在荒野林间,对这朝廷的制度自然是一头雾水。
  “当然,你以为这武举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的不成!”守门的士兵毫不客气的喝骂道。
  李逸飞死死的握紧自己的拳头,不让自己心中的怒火发泄出来。若是换一个场合,他早就一剑毙了这个士兵。
  李逸飞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又重新恢复灿烂的笑容,右手一滑,一块份量十足,足有十两重的银靛悄悄的递向眼前的这个守门士兵:“军爷,小民常年在外谋生,不知这参加武举还要举荐信,你可否通融一二,让小民先报上名,待他日小民再去补全手续。”
  守卫瞥了瞥李逸飞递来的十两银靛,脸上却是突然一板,大声呵斥道:“你这个刁民竟敢贿赂本军爷,识相的快紧离去,否则将你抓进衙门,有你好果子吃。”
  “真是个不知趣的狗奴才!”李逸飞心中恨恨的低骂一声,他也是对这个油盐不进的守门士兵无辙了。
  “严良,什么事如此吵闹?”一声威严的轻喝声从大门内传来。
  李逸飞举目一瞧,便望见一个身穿精甲的中年将军正一脸赔笑的跟在一名锦衣华服的老者身后走出。
  老者满面红光,身材略显枯瘦,然而行走间却是龙形虎步,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一种无形的贵气和威严,让人一见便知不是常人。
  “卑职参见武大人,陆将军!”守门士兵先是对锦衣老者和中年陆将军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伸手一指门前的李逸飞,道:“两位大人,这个叼民一无当地衙门的举荐信,二无诸位大人的推荐函,却直言要参加武举,实在是没将朝廷制度放在眼里!”
  “哦?”锦衣老者听完守门士兵的叙述,不禁好奇的瞥了一眼李逸飞,而后便是眼前一亮,心中暗道:“好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
  沉思间,锦衣老者突然冲着李逸飞笑了一笑:“少年郎,本大人府上正在招纳客卿幕僚,你可愿意拜入本大人的门下?”
  “如果小子拜入大人的门下,那可能参加这次的武举!”李逸飞眼珠子一转,直言不讳的道。
  “小子,武三思,武大人招你入府那是看得起你,你可别不知好歹!”锦衣老者还未出声回话,而他身旁的陆将军却已经大声呵斥道。
  “武三思?莫不是妖后的那个亲侄子!”李逸飞闻言,面上略一惊诧了一下,旋即很快就恢复常色。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