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灵狐使命

chapter 1 生化的初潮
我重新拥有意识时,周围湛蓝的液体让我觉得温暖。尽管,那很短暂。
 后来我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碗型玻璃罩中,正上方是一堆比它要还粗的管子和线路,周围有很多白色的机器,计算机,测量仪,x光机,冷冻柜,消毒机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仪器,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穿拿着白色医护服的医生模样的人不知在做些什么。我环视身边,罩子中的我躺在床上,罩上的一路管子伸下来,吊着一个弧形的仪器与床契合的很好,正对着自己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而自己,身上除了必要的衣物连鞋子也没有。
 说是必要的衣物,实际上就只有胸口的几条绷带和身下很窄的白色短裤。罩子是一整块,连个缝也没有,把我完全将外界隔开。匆匆世界,一个孤独的我,似是多余,又让我无所适从。医生似乎为我忙碌,对我,却又不肯正视,冷冷的目光中杂糅着对廉价物品般的不屑。
 我不知道我是谁,她们叫我百合,每天是几乎压垮我的特训,青青紫紫已是家常便饭,受伤骨折也不罕见,还好身体恢复的很快,仅仅是一个晚上便能恢复得很好。我曾无数次故意扎伤自己血管间的肌肉,都会在第二天奇迹的愈合,没有丝毫痕迹。至于那一汪湛蓝的液体和玻璃与管道的实验室,便如梦中的泡沫般消散了。
 我们一行四人:玫瑰,百合,紫萱,丁香。每天起床会有二百多和我们年纪相仿的女子穿着相同的白色紧身背心和短裤奔跑在无垠的大海边,流汗,流泪。而两个月以后的一个夜里,十八九的女孩终于安奈不住萌动地潮欲。寝室里,丁香第一个按倒了往腿上涂抹精油的紫萱,发狂般的抚摸和深重的喘息撩拨着疲惫空气中的每一个人,紫萱顺和地躺着发出轻轻地呻吟。玫瑰一把拉开毯子,双手抓住床栏翻身上铺小麦色的大腿便在月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百合 ”玫瑰勾住我的腰身在我耳边,呵气成兰,使我一下子忘了挣扎。只觉得有一千条蛇盘绕着我的身体,在我耳边呻吟。我顿时感到小腹中几个月积下的灼热忽然不安份地窜动起来,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次爆发。我猛地翻身,压住玫瑰,任她的舌尖在我耳旁游走,却不料一把p228悄悄滑入了我的下体。“我没卸子弹你不要动。”玫瑰一用力,9mm口径的手枪便整个枪管都没入了我的身体,坚硬的准星奇迹般的瞄准了我的G点。玫瑰还是不停的撩拨我,汩汩爱潮连我的力气也一并带走。我软在床上,任由玫瑰亲吻着我的阴唇呓语连连:“百合,你的味道 好诱人 ” 我终于忍不住,将我的一切喷出,都留在了玫瑰的脸上。
 第二天,教官似乎明白我们在寝室里做了什么。我们笔直地站在海滩,赤裸着。太阳的余晖拂过每个女孩的胸脯与大腿红了脸。教官俯下身来,在每个人的的下体间涂抹一种不知名的黏液,来来回回很认真。我甚至感受到了教官坚利的短须划过大腿和涂抹时奇怪的瘙痒。慢慢的,那奇怪的瘙痒越来越强烈,我终于忍不住。潮水漫过膝盖,一滴液体倏然滑落,在海水中扬起圈圈涟漪。渐渐地,每个女孩腿下的水中都有涟漪在不时荡漾。海风缓缓吹过,带走双腿间多余的热,终于让我意识清醒了许多。“骚货们,现在用你们的衣服擦干净你们的屄!”教官一声令下,我们迅速从水中捞起被石头压住的衣服来回在下体擦拭,水面顿时嘈乱了起来。阴毛褪下,在海水上漂动着。而后,教官带我们上岸,海滩上早已摆好了一排排镂空高跟鞋。教官每人扔给我们一只圆柱形的黑色小桶,厉吼道:“限时十五秒,将发给你们的灵狐丝语穿好!”打开灵狐丝语,才明白里面竟是一套卷着的黑丝内衣。精致的黑色蕾丝袜上镶着诱人的网,袜尾处紧紧的收住大腿。两只吊带有力的连接丝袜与腰身,帖式文胸将胸部勾勒得如同诱人的水蜜桃,蕾丝只包住半个胸部,似是等待盛开的花蕾。将高跟鞋的丝带缠在小腿上,我笔直的从新立正身子,却被教官大声训斥:“你们不是很骚吗,一群人在寝室里发骚。怎么这会不骚了?”他粗鲁地从我手中夺过了灵狐丝语的内衣桶,从最里面掏出一片创可贴样的东西。在蕾丝边边撕下一层,啪地重重拍在我刚脱了毛的阴部。“这都不会用。”教官一鞭抽在我的脸上,叱道:“反式趴下,把你的骚逼亮出来让大家看看!”教官一把将我按在地上。我驯顺地张开大腿,露出自己腿间的创可贴。
 “高一点,向上45度。”教官吼着,鞭子重重地落在了我的腰间。“是!”我顾不上呻吟作痛,高高抬起了下体,像一只高傲求欢的孔雀。“丢下你们的尊严!我知道每个女人骨子里都有一股骚劲,我们只不过是教你们释放你们真实的自己!”教官说着,有猛地撕下了我的创可贴高高举起,道:“这个,你们可以叫它内阴贴,它的确就是一块创可贴,在你们中弹、受伤时可以做紧急处理,你们腿上的丝袜就是最好的绷带,你们的文胸可以止血。必要时,你们会脱下说有的衣物赤裸的在枪林弹雨中行走。你们都是最强的杀手。”教官吼着道:“而你们的武器就是你们自己!”
 教官顿了顿:“用身体征服男人,用皮鞭和匕首征服女人,用你们手里的枪征服一切!”教官转身,粗鲁地将一把大口径的沙漠之鹰抵在我的荫纯,盯着我的脸手中的枪却丝毫没有停下。我的玉门是内收式的,枪头便拨开荫纯直指内阴,准星时急时缓地在我潮点捻逗。正是地中海的夏天,我却冷汗布满额头。不同于昨晚玫瑰危险惹火的挑逗,教官的枪都是上了膛的,沙漠之鹰1570j的动能能使我的下身瞬间开放变成一朵流淌在血中的真正百合。
 带着夏暮余温的沙漠之鹰忽然重重插入,152.4mm的枪管整个漫入肉中。动作忽然停止,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只听到教官粗犷面颊下粗重地喘息。我的肩膀已算痛不堪,不禁微微颤动了一下。预料之中的枪声没有响起,鲜血从我面颊流入眼眶,在夕阳下更显嫣红。我微微调整身姿,我知道我没事了。
 “居然把把枪头往里吸,果然不是一般的骚啊。”教官一把拔出沙鹰擦也不擦便别回腰间。“今天的训练结束了,回去练习把自己衣柜的制服穿好。”教官撂下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呼。”我再也支持不住身子,倒在水中,任轻潮拂乱长发,任夕阳透过海水流连在眼眸。又是蔚蓝的水,暖暖的。走过生死之间,也许只有蓝色会给我安慰。
 不知什么时候,一双绝美的脚踝在我身旁停住。透过蓝蓝的海水看过去,玫瑰已然在我身旁,她向我伸出一只手。暧昧的海风吹过,火红的夕阳似乎是一团火,绝美的美女与刚刚穿上的灵狐丝语,似乎是邀请,又像是挑逗。我拉住她的手坐起身来,她温婉地帮我整理头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她也坐在海水中,缓缓靠近我的脸庞,舔舐我脸上的伤口,痒痒的痛。

“没事的,别搞那么暧昧。”我站起身,道:“海风来了,走吧。”
 玫瑰跟在我后面,良久才轻声问道:“你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就是,”我转身盯著她,眼神复杂:“你会相信吧,我刚刚 有一种,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欲火焚身?”玫瑰似是带着戏谑,玩味似的看着我。
 “不是,是在海水中。”我皱皱眉,不知道怎样解释,那是一种满满的满足感,好像是拥有了想要的一切。
 “对哎,你刚刚闭气时间好久啊。你是不是偷偷练的?”玫瑰的脑波完全和我不是一个频率,和她描述那种感觉完全是鸡同鸭语。“有吗,我不觉得很久啊。”我敷衍着走进寝室。
 寝室里只有紫萱一个人,和我们一样穿着湿漉漉的丝袜内衣还没有脱,似有心事的在手中玩转一把折刀,望着远方任由折刀在手指间穿梭。
 “丁香还没回来?”玫瑰随口问道。
 “她刚换了衣服,出去了。”紫萱收起折刀,进了浴室。
 “百合也快穿上衣服试试。”玫瑰拉着我走到我的储物柜前,催促道:“很期待百合穿制服的样子。”
 打开储物柜,一套很精致的叶黄色制服已经躺在里面了。说是一套,其实只有一件很短裙摆的高领无袖紧身裙,一顶帽子,一双低护手套。那裙子,充其量就是一块布,还是一块面积不大的布。一抬腿,下阴贴就毕露无疑了。我认真地穿好了制服,14秒,还好还好。我放下腕表,这才发觉玫瑰正直勾勾地盯着我。
 “百合,你的腰好细哟!”她一把挽住我,嘴里不停道:“蛇一般的,标准的水蛇腰呀。”“难怪教官舍不得你。” “肩那么窄,腰那么细,胸还那么大,你撑得住吗?”
 我面无表情像个洋娃娃般,被玫瑰一会摸一会抓一会掐。
 等等,“难怪教官舍不得你。”仿佛一个钢琴的重音在脑中敲响,我一把抓住玫瑰的肩膀,无比认真地问:“玫瑰,我漂亮吗?”
 玫瑰似是被我弄懵了,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又指了指对面的镜子。
 镜子里,我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脸,那里是清纯可人的稚嫩百合,分明是一只身上散发着求欢的骚味却脸上写着清高的狐狸。就好像一个长靴文胸黑丝袜少女穿着高叉裤在你面前对你跳钢管舞,自己摸啊擦啊一脸欠干的表情自己陶醉的不得了,激情的时候露出半个笔阴毛还没剃干净,汗水浸湿高叉裤股沟都一览无余了。一个荡妇似的搞得你硬的要爆掉。跳完了你终于按捺不住向她表示一下,她却装的很惊讶似的告诉你她很纯情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让你恨不得一把扯烂她的黑丝夺下她的文胸拉断她的高叉裤插入她的肉体碾碎她的伪装抓爆她的双峰干的她娇喘连连叫着我骚我骚干我干我肿的她一辈子笔夹不拢腿合不住永远不能勾引男人。
 一面勾引,一面装清纯。正是我现在给自己的感觉。
 肌肉隐匿在脂肪下,分明纤细却是翘臀爆乳肉欲腿,乳房高挺却锁骨分明,小腹内敛却饱满光纤,阴部凸起却内收紧合。衣冠轻浮暴露,很容易看到几乎破罩而出的半个乳房,阴贴下凸起的夏体紧身裙紧裹腰身,却根本遮不住裙下阴贴露出一点黑色。如果比作一件商品,那分明就是专门让男人泄欲而打造的做 爱工具。
 玫瑰这时也穿上了制服,性感干练,果然是如同玫瑰一般香艳私密的女人,给人的感觉诱惑而又危险。
 “嗯?”我从柜子中又掏出一只圆桶,竟然是一桶新的灵狐丝语。
 “咦!我没有啊。”玫瑰扫视了自己的柜子,确实是没有。旁边紫萱的柜子没有锁,她也没有。
 难道只有我有?我忽然明白了,脱下湿漉漉的丝袜又换上新的。玫瑰奇怪地问我为什么。
 “两百多个青春艳美的少女赤裸着在你满前整齐地排成方阵被你一个一个褪下阴毛,再换上挑逗的丝袜内衣让你检阅任你鞭挞,无论你怎样侵犯她们最私密的部位她们都避也不避。如果你是正常的男人你会想怎样?”我暧昧地将一条大腿放在床上右手反复在腿上摩挲着反问她。
 “做爱。”没错。
 教官的屋子里,丁香被反缚双手正坐在教官怀中。霸 乳在教官手中不停跳动成各种形状。教官似乎很熟悉丁香的铭感点,手只是在外阴摩擦便已经将丁香撩拨得欲仙欲死了。丁香几近瘫软,双目微闭,只在嘴角发出丝丝缕缕的轻吟。已经完全沦为教官手中的玩物。
 啪啪啪,高跟鞋叩击着地面,我紧绷小腿,双腿微分岔开一个小角度,然后一手掐腰转过身来,挺直脊背托起胸脯将重量放在一条腿上,另一条腿放松微曲,眼幕下垂盯住教官的眼睛,目光倨傲冷冽。
 教官直直盯着我手上却不闲着,他粗暴地忽然将丁香翻下压住,15cm的长鞭已然乌紫,插入丁香的身体便开始运动。丁香还不知所以便花容落地,在被插 入的一霎那突然花容失色瞪大双眼,手脚疯狂地挥动。教官正坐在她双腿之间,正是她双脚的死点,怎么也踢不着。只见教官一把拉紧了她的纤腰再次加速。丁香双手被缚只有踢脚扭腰,她把自己摇摆的如同水中的鱼,怎奈被教官抓住了腰身便失去了所有主动,只能如鱼儿一般任人摆布。教官如同一把高射速的机枪对准丁香的靶心枪枪都强制击透丁香快感的10环,教官依然死死盯住我的眼睛,仿佛是在示威,就好像下一秒我就会变成在胯下任他驰骋的丁香。他伸出一只手,施虐似的紧紧握住丁香的右乳反复揉搓却紧盯着我的胸前,拉长、按压,手掌被乳房的溢肉漫过。呼声由呻吟变为惨叫然后瞬时平息。丁香头一歪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教官丝毫不怜惜胯下被凌虐的丁香只是任由她如落红般枯萎,他把丁香双脚一推丁香便重重从他身下滑落,极为不雅的躺在了地上。
 内阴贴早已不知掉落何处,少女最最私密的丝处,此时正以及其暴露的形式落入我的眼眸,本雕琢的如同仙珍圣品的玉门此时正红肿着微微张开,变成似是人尽可入得淫靡秽所,平素如丁香般幽静素雅的丁香本人似乎也一瞬堕为青窑中开腿待夫的银姬浪女。
 做艾如果没有艾,失败者就会失去一切尊严。失败者的耻辱会成为胜利者跨炫胜利的炫耀旌旗。
 我向前半步,教官依然坐在地上。此刻我的裙摆恰可以遮住他的脸,也就是他的眼睛恰好将我裙下风景一览无余。
 侍奉与挑逗是必修的训练课程,尽管只是初学但我与玫瑰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裙摆扫过教官的脸,我在丁香腿间蹲下,轻轻拨开她的肉唇。没有想象中的艾液流出。难道说,教官将丁香凌虐到这步田地自己竟还没有射。
 小腹一阵阵痛传来,不及反应,我的内阴贴已被教官褪下并一把抓在手中。

  “嘿嘿,我习惯收藏被我征服女人的这个。”他说着,竟在我的阴贴中间舔了一口。我这才明白,丁香的阴贴也是被他拿走了。
 我毫不犹豫的直接蹲在他面前一把按准了他的长鞭正对着坐了下去。诱惑结束,没有艾的人是不需要前戏的,15.2cm的沙鹰我都放得下15cm的长鞭也没什么可怕的。无论快感只要胜利的做艾,我要迅速掌握主动权。
 我的潮点在御道的最深处,所以我只是让他叉入而不是没入,我快速颤动着屁股,吸呀夹呀。我也是训练过很久的,只要快速的逼他射出就结束了。
 教官故伎重演紧紧按住我的腰妄图掌握我的频率。我顺势双腿紧勾他的腰,腰部用力一扬坐正了身子,将全身重量加在他的腰间,体位一下由推车式变为对坐式,此时他再想握住我的双腿已是不能。双峰正对他的眼睛微微晃动,眼睛是男人的第二性の器,只要抓住他的眼球,即使不与他做艾他也会自己手霪射晶,我就是要刺激他所有感官。我死死缠住他,与他小腹紧紧相贴,要他不能抽の插。而我,刺激一个男人的长鞭根本不用靠往复运动,只用御道的力量摩擦挤压就行了,而摩擦与挤压对男人的刺激远大于抽の插。我只需如怨如泣的叫几声讨厌拉声音狠狠叫几声啊欲拒还迎哼几句不要深情款款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抛几次媚眼加速他的败北就好。
 哼哼,看着教官的脸色越来越僵直,我抱住他的脖子,轻轻地舔舐着他耳后,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轻语:“额,就要被你征服了,给我 给我最后一击,让我成为你的 你的 啊、啊~!”我别过脸在与他最近的地方露出一个霪荡的微笑。女人心计昭然若揭。可惜,你看不见。
 那就,在快乐与高潮中迎接我的羞辱吧。
 麝晶终于来临,我忽然双腿加大力道让他落入我最深的花心,就在他喷尽的瞬间腰部如游蛇一般一抖花心大力一吸,有一股晶液汩汩涌出,我趴在他耳边,呵气成兰:“只要一次,我就要你一泄千里,毫无~翻盘之力。”他开始奋力挣扎,可刚被满足的男人又有多大力气呢?我如同八爪鱼死命吸住他腰身再次抖动:“在海滩我便在你眼中看到了色の欲。你拿枪指着我时,我便下定决心把你变成我的裙下之臣,刚刚你看我的眼光那么痴迷,怎么能征服我呢,你已经被我迷住啦呀。”
 他挣扎的更剧烈了,几次都弄疼了我。我身姿一抖,发狠似的吸取他最后的精华:“别挣扎了,再动信不信把你的血吸出来!”
 一滴冷汗从腰间流下,我开始有些意乱情迷,他已经几次触碰到我的潮点了,小腹益见隆起,御道也感到饱满再也吸不进很多了。他还不脱力而我已是强弩之末。
 “呃 啊!”身下原本脸色苍白的教官忽然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叫。他抓着我的手在发抖,一时间手臂经脉突兀,指甲已深深没入我的皮肤。
 明显的,他进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
 恐惧一下子没过了我的心头。试想,被赤裸着一只猛虎扑在身下的感觉是多么恐怖,而那猛虎的长鞭还正杵在我的花蕊。
 小腹在胀大,我分明感受到了他的长鞭在变粗变长,伸出了很多凸起,仅是杵着便将我弄得膨胀不堪,他一动,岂不要我脱阴而死?
 本是勾住他的双腿一下子僵直了。粗大有力的大腿完全失去了力道,女人被顶住花蕊,即使再有力的双腿也夹不住任何东西。如果花蕊被草,那就一定会痉挛失禁连御道也失去力量,如果被麝晶草破,那女人便只有昏蹶爆宫了。
 现在,我只能御道施力尽量保护花蕊,将他的长鞭逼出我的花溪。
 我正用力,忽然手中一滑,臀部一颠长鞭竟正中花蕊。
 只觉得一阵快感倏然从花蕊通脊椎直入大脑。我一瞬间忘记了所有。
 太快乐了!
 我瞳孔微张失去了焦点,嫰如果冻的双唇划出了一个无力的角度,果真成了任人撕咬的果冻,被丝袜包裹的双腿被高跟鞋的丝带紧绷着微微颤动,御道一下子松弛,大脑失去了禁制。
 我还要那个感觉!
 女人,很容易被一下子征服。
 那一刻,即使本来矜持稳重的神女也会敞开心扉,忽然如女妖一般主动求欢。
 忘了耻辱,忘了尊严,忘了恐惧。我一把搂住教官已经发紫的脖颈,如同是只属于他的小女人那般在他耳边轻声哀求,“我还要,我还要嘛~”
 教官凸起的眼珠爆满了血丝,紧紧盯住我。那是满满的兽性与炽烈地占有欲望。
 “啊~啊!呃,呃,呃 ”我随着教官的运动呻吟着,女人的高潮是男人给的,所以她们的浪叫往往不是自己可以做主而是取决于驾驭她的男人,男人叉茹她的频率就是她叫的频率。那一刻他就是她的神,征服了她,掌管了她的一切,包括:快乐。女人想得到这份快乐,只有哀求,只有取悦。
 此刻他就是驾驭我的男人。
 尽管此刻,他的毛发开始飞速增长,皮肤开始变的透明,甚至隐约可见青筋与流动着不知名液体的蓝色血管,但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哪怕是下一秒要死我也要死在他的胯下,极尽我的欢愉。
 “啊!呜呜呜!”指甲抓破了教官的肩胛肌,我的叫声几乎是在哭泣。极大地快乐隐藏在极大地痛苦之后,我吸入他的晶液此刻充满了我的整个御道,粗粗的长鞭塞住了我的玉门一丝也流不出去。此时我吸也不是泄也不出,晶液在长鞭的抽动下冲击着我的整个阴宫刺激着我几乎所有的敏感带,我真的快爆掉了,那么热,那么痛,可又是那么的快乐。我的双腿几乎合不拢了,几次险些滑下教官的腰。可我一次一次紧紧地勾住他,不愿意滑下快感的巅峰。
 教官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双手扣紧我的臀深入了我的最深处!理智马上再次苏醒这是麝晶的信号!
 草到了我的花蕊!
 那一刻,身体再也不听从大脑的使唤竟自行抖动了起来。温热的液体从鸟道汩汩流出,顺着长鞭,打湿了丝袜,整个左腿都是暖暖的,温暖慢慢延伸,到脚踝,到指尖,延着高跟鞋,在地上缓缓漾延成一滩。
 我,失禁了。
 “不要,不要!求求你!”我几乎是在哭喊,就如同所有的高潮的女人,露出了肉体下没有掩饰的最真实的自己。
 双脚慌乱地踩在地上,一只高跟鞋早不知被摔落到那里,溅起的水花冷冷的打在我的脸上,不要啊,快感已经占领了我的肉体,下体再也用不上力气,任我如游蛇般舞动腰肢,也逃不脱教官那宿命般的大手,双腿更是挣扎着站不起来,一下一下的敲打在地面上。
 鸟道的失禁并不能缓解吟道的高潮,吟道满晶被射入,我一定会爆宫而死,成为第一个被草死的灵狐。
 我不想死,我还没好好享受自己的身体。

  电臀,豹乳,流体长腿,蛇腰,狐媚的脸和充斥色欲的眸子。我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销魂,让任何一个阳痿着雄起,我本是可以挥动色欲长鞭驾驭每个男人的女王,难道就在这里活活被干死?
 我不甘!
 炙热的男精冲入了我的阴宫,拥挤着,灼烧着我的阴宫。
 教官瞬间晕倒,他已被我榨尽了最后一颗精子,精尽人亡。而我,也瘫软在地,下体再也不听指挥,只是火辣辣的痛。
 呼之欲出的胸器再也不受胸衣束缚,滑了出来,贴在地上,被挤成任何形状。我拼尽最后的力量在股间抓了一把,不敢相信,似乎是老天对吸晶女人的惩罚,蕾丝的手套上,除了白白的艾液,还有鲜红的血水。
 爆宫了。

 睁开眼睛,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没有手没有脚没有腿,我完全失去了四肢,只留下突兀的一截。
 身上像是长满了管子,六只软管没入小腹,连通一台血析机,四肢的断口处,导管连通血管,自成一个循环,循环的终端是模拟心脏跳动的血液循环机,一个圆筒式的血泵,里面满满的是我的血,随着泵柱的每一次下压使血液注入我的身体做一次循环再流出。而我的心脏与肺,肾,小肠等器官一起堆在墙角的垃圾桶边。垃圾桶被我被卸下的腿和胳膊塞满,露出一条满是血迹的大腿还裹着残破的黑丝袜。
 “为什么......我不要!”一切充塞着我的灵魂,我甚至没有勇气哭喊,过度的摧残让我只敢哀嚎,两扎铁环就那么栅住了我的身体,紧紧勒在我的喉咙和腰间,没入墙壁,把我固定在空中。我就如同被做成了标本的毛毛虫,每一次蠕动都会带来万分痛苦:“还给我,把我的腿还给我,还给我啊!”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哭着,求着,渐渐绝望。
 可我不甘,我的心,我的肝,我身体里最宝贵的东西,现在却如同垃圾一样被插在垃圾同里。那些不是垃圾啊,那些是我,都是我!可却被别人当做垃圾,垃圾啊!就像菜市场地上腥臭的死鱼。
 我又想起了初有意识时,那医生看我的眼神,他已经知道我的命运。
 看着从下体御道中连出的线头,我尝试着微微蠕动,没有感觉,就如同截肢的人控制他根本不存在的手指,我猛地抬头,倒三角形的子宫挂在我的头顶,一只曲别针上的铭牌印着:“百合,压迫型御道-57N 2007.8.23”“御道,被摘除了...”我喃喃着,绝望再一次袭向心头。
 “先生,您的快递。”两个小伙子把一个巨大的速递箱扔在了我的门口。
 顺手签了收据,两个速递员把这一人多高的箱子抬进了我的住所如释重负的走掉。
 我坏坏一笑,如果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不到我,他们岂不要再把这大家伙搬回去。可里面到底会是什么呢?这巨大的箱子足足可以塞进一台冰箱。作为HGP专员,在野地作业的我不应被任何人知道。By: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
 好奇心占了上风,关上门,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这个箱子。
 脚踝,小腿,大腿,还是大腿。我揉揉眼,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够拥有如此修长的腿。这一双腿足以把上帝逼疯,让所有的男人匍匐。
 那双腿竟然移动了,我想每个男人都知道女人缓缓收拢长腿的诱惑,并且会做出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我的目光向那双腿之间游移了一下,我操,灵狐内阴贴!我的终极梦想啊,用丝袜材质追求的透气设计,不说是贴在腿间了,即使是贴在鼻子上也丝毫不会影响呼吸,纳米材料,即使拉伸二十倍后也不会变形,简约的线条与肉体达到了最完美的契合,为了方便行动,简洁是第一位的,所以设计者完全没有考虑曝光问题,百分之三十的透明度无疑是喷血的,虽是一次性设计,蕾丝材质上的不干胶足以让每个男人疯狂,只在重要部位交汇却把所有的体毛置于不顾,毛绒绒的体毛总会给男人以幻想,我不行了。
 白色的阴毛考究的被梳理朝一个方向,颇有七分头的范儿,小腹上清浅健美的肌块勾出的似乎是修长的阴皋,也无怪细腰美女喜欢穿低腰,肚脐下的突起总是被男人当成性器,而硕大的性器不正是诱惑的暗示吗?
 水蛇一般的腰身跟能激起男人的控制欲,茹房即使躺着也得用修长来形容。能用修长形容的茹房,完全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奇观啊。
 脸脸,我迫切的想看脸。虽然即使这具身体安在一个老太婆的头上也足以让男人竟射。
 “百合!?”我给了自己一耳瓜子。难不成是我夜夜想上她做了春梦?
 “honey!”百合竟从箱中坐起抱起我的头往她波海里埋。
 百合?活的!那逼人勃起的体香不是她又是谁?
 可是,我上次见她时她明明已经裂阴爆宫残肢断乳了。百合的身材又哪有她这么逼人。
 莫非是,鬼魂? 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你是谁?”
 “honey!”她修长的腿跨出箱子,曼步向我走来,每一步都晃茹摆臀,魅力逼人。
 我慌乱地向后退缩,直到后背贴在墙角。
 她的神色好像是玩弄老鼠的猫,眼神中带着戏谑的神采,踩着猫步,双腿交迭的向我缓缓逼来。她修长的腿分开在我两腿外,恰好支起她火爆的内阴贴在我面前,纤手掐住细腰,缓缓弯下身来,勾人的脸充斥我的视野:“来嘛,honey!”
 这个场景,忍住了就不算是男人。我一把抓紧她勾人的腰身,正准备发力,却一下子软了下去。
 她左脚的高跟鞋竟一下子踏在了我的根部,夏天的薄裤无法抵挡那冰凉的触感,高贵的水晶高跟鞋的高贵会让每个男人自惭形秽,那绝非是纯洁宫主的象征,而是妖娆皇后的诱惑,当穿在皇后脚上落在豪华马车,皇家红毯不涉尘世的水晶高跟鞋追随皇后接受万民敬拜的时候,匍匐在地的男人幻想着昨夜皇后是如何挑逗皇帝,用它把皇帝男性的尊严踩碎在地上,又有哪个不想去麝晶亲吻它?
 美脚水晶鞋,用它走路简直是暴殄天物,它是用来踏平前方的每一个男人的。我此刻被它轻轻碾压,浑身的力气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许它下一秒就会用锋利的鞋跟捣碎我的皋丸,可我心甘情愿,无力反抗。
 “我是,送给你的礼物啊!”灵狐抬起美脚,在我的裤子上拭着高跟鞋底的艾液,媚眼如丝。
 “那就是说,如果,如果——你不会拒绝吗?”我睁大眼睛,盯着她的阴贴。
 她弯下腰,右手轻拭修长美腿间的阴贴,然后缓缓撕下,随着阴贴丝丝褪去,一股暧昧的百合香水味袭面而来,饱满的阴核点红不露,含蓄的躲在体毛下,如同一位含情顾盼恋人的处女,她那么紧,翕合的只有一条细细的缝隙,让人不禁怀疑她是否有被人抽插的阴道,是否在小便时需要两手掰开BB才能顺利排出尿液。

【完】

   


百站百胜: